自闭的十一

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大家,好久不见。(尴尬猫猫头)

我最近在追番所以想写新文。

(咳嗽两声)

争取安暖的故事和春百合的故事都是一周一更。

就这样。溜了。

第一章

“吉野顺平在吗?” 

里樱高中,高二三班的门被人拽开。教室里原本嘈杂的声音瞬间消失,大家都望向教室门口,门口站着的,是一个扎着低马尾红发金眸的女生。 

“八坂?你找他有什么事么?” 

有人率先开口,女生没有理会他,继续问:“吉野顺平在哪?” 

“好像被山田他们叫到体育馆去了。八坂,你找她有什么事么?” 

八坂对着告诉她地址的女生道了声谢,转身快步离开。 

而最开始被她忽视的男生哧了一声:“拽什么拽?她很了不起么?” 

“那可是八坂春百合,之前代表我们高中出席全国弓道大赛青年组女子单人比赛第一名哎!” 

“不就是个比赛么,也没必要这么瞧不起人吧?” 

“那可是全国大赛!而且她已经两年连胜了。其他学校一直在挖人,我们校长可把她当作重点学生看待哎!而且,她成绩一向很不错,之前在全国作文评比中也拿到了不错的名次,自然也有些骄傲的权利吧。” 

正在被众人探讨的八坂春百合在走廊上奔跑,兜兜转转才找到体育馆的小角落。 

她寻找的目标正蜷缩在一个小角落,被层层叠叠的阴影遮盖了面容。 

“他刚刚用超下流的眼神盯着人家胸部看!” 

女生略带撒娇的声音落下后,响起拳头撞向脸颊发出的肉体摩擦声,与人倒在地下的声音交杂在一起。 

“所以呢?” 

明显不属于这个小团体任何一方的声音响起,站在吉野顺平面前的四个人转头看向身后,八坂春百合就站在他们后面,紧绷着唇,一脸冷意地看着他们。 

“什么嘛,是春百合啊。你不去练弓道,来这里干什么?” 

四人中唯一的女性故作熟稔的开口,八坂春百合没有搭理她,而是朝着他们方向走来。 

“怎么?八坂你也有兴趣跟顺平玩玩么?” 

带有恶意的男声响起时,八坂春百合正与他擦肩而过,在他话音落下时,她迅速对着男生的腹部给了一拳。 

对方被她打得措手不及,踉跄地往后退了一步。 

“喂!八坂春百合!你在做什么啊!” 

“山田!你没事吧?” 

“喂!你疯了吗!” 

八百春百合没有理会身后人的叫嚷,她蹲下身子,冲着吉野顺平伸出手,一双金色的眼睛如同黎明一般落在吉野顺平身上,她说:“吉野顺平,能站起来么?” 

吉野顺平呆愣地看着伸向自己面前那双修长的手,脑子跟浆糊一样一点都转不起来,却不由自主地将手搭上去。 

对方掌心温热的温度传达到他的指尖,暖洋洋的。 

“八坂,你想被退赛吗?我记得弓道部教练不允许赛前选手出现打架斗殴行为吧?”充满恶意的男声中带着些许嘲弄,“只要你把吉野顺平留下,我就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吉野顺平下意识缩了缩手,却感觉到八坂春百合轻轻地握了握他的指尖,他垂头看着对方的发顶,他听见她说:“山田,你觉得,四个混混和一个一直以来的优秀学生,老师会听谁的?别碍事,滚远点。” 

八坂春百合一边说着,一边拽着吉野顺平往外走,在经过四个人时,她轻笑一声:“我劝你们不要有事后报复的想法。你们应该知道,我爸爸是警卫厅的吧。” 

吉野顺平看到那四人脸上带着犹豫,没敢追过来的动作,面上不由染上了一分嘲讽。 

八坂春百合带着他离开找到一个安静的地方停下脚步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他带着几分阴沉的表情。 

“吉野顺平。” 

吉野顺平下意识挺直了背,眼神游离,有些不确定地回答:“我在,八坂同学。” 

八坂春百合深吸一口气,刚刚还格外飒爽的她,此刻带着一点羞涩,脸上染上一层淡淡的红晕,开口:“你知道,我为什么帮你吗?” 

吉野顺平摇了摇头,在他的记忆里面,他和这位校园明星没有任何交集,更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帮自己。 

八坂春百合咬着唇,有些扭捏的嗯了半天,最后深呼吸一口气,眼神坚定,对着他说:“我接下来的话,你好好听。” 

“是!” 

吉野顺平见她如此郑重,表情也不由严肃起来。 

“吉野顺平!我从高一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了!” 

“是!…………哎哎哎哎哎?!!!!” 

吉野顺平表情凝固,高昂的声音惊起一片飞鸟,他红着脸干张嘴,半天没有说话,下意识想要拒绝的话在嘴里转了半圈最后化作了下垂的嘴角:“八坂同学,如果要作弄我的话,换个方式比较好。” 

“我没有作弄你啊。” 

八坂春百合抬起头,认真地对上他的眼睛。 

“那,八坂同学可以告诉我,是什么时候吗?在我的记忆里,我们根本没有接触过吧?” 

吉野顺平不自觉地蹙起眉,深绿色的瞳孔中带着些许不解。 

“是一入学在校门口看到吉野顺平同学的时候!” 

八坂春百合开口,在她告白之后,她觉得浑身一阵轻松。 

在经历轮回的第三周目。 

她,八坂春百合,终于对自己喜欢的男孩子表白了。 

八坂春百合和吉野顺平是在校门口相遇的。 

准确来说,是她单方面认为的相遇。 

当时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还没有留起右边刘海的吉野顺平正紧张地望着校门口,因为过于紧张进入校园的时候,甚至没来得及拂去自己衣服上落下的樱花瓣。 

八坂春百合本来只是单纯地扫了一眼门口,本不打算多做注视,但是当对方略带些许期冀的表情撞进她的眼里,她感觉到自己心脏扑通扑通加快了两个节拍。 

好可爱。 

她这么想。 

大概是对方不够起眼,存在感也不高的原因,她很少能碰见对方,就连名字还是在知道同社团的同辈里有人跟吉野顺平一个班询问后得知的。她本来计划着要在高三毕业之后跟对方表白的。 

但是,吉野顺平死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的去世了。 

这是在她以为对方转校之后在周围邻居的口中问出来的。 

所以,为什么会死呢? 

吉野顺平。 

她带着不甘与茫然陷入梦乡,稚嫩的心脏怀揣着些许她自己也道不出的遗憾。 

一觉醒来,她来到吉野顺平死之前的第一个星期。 

她以为之前的一个星期都是自己在做梦,却总是忍不住将目光落在吉野顺平身上。 

即使不是同一个班也要努力跟上对方。 

得知对方被欺凌之后迅速报告给老师,即使得到的结果是老师让她不要多管闲事她也不在乎。 

老师不愿意去管,那我亲自上。 

秉持着这样的念头她自己一个人盯着吉野顺平,发觉对方打算退学之后她就停止行动了。 

直到,她因为身体不适缺席的校园典礼上。 

吉野顺平再次死亡。 

之前做的梦,真的是梦吗? 

八坂春百合开始怀疑自己。 

她耳边充斥着好友带着不安的声音,在夜晚入梦之前怀着一丝希望地想。 

如果这个星期依旧是梦的话,那么请让我在梦醒之后再次拯救他吧。 

八坂春百合在睡梦中听见了蝉鸣。 

她回到了吉野顺平死前的第六天。 

跟上一周一样的过程,只是她隐约觉得哪里不太对。 

上一周她在看到那个粉发少年说服对方之后就离开了。而这次她选择了留下。 

她听见对方嘴里讲着她完全不知道的东西。 

那个名叫虎杖悠仁的少年似乎带着吉野顺平进入了不一样的世界? 

跟她完全不同的世界。 

八坂春百合有些难过,却又由衷地为吉野顺平脸上的笑容感到高兴。 

她本想拦住虎杖悠仁和他讲讲吉野顺平,却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干涉别人的事情。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她还是坚定地蹲到了半夜,在虎杖悠仁即将离开的时候拦下对方。 

“你是?” 

虎杖悠仁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女生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跟对方保持礼貌性的距离。 

“我是谁不重要。”八坂春百合开口,“你是吉野顺平的朋友吗?” 

“我是。” 

虎杖悠仁有些摸不着头脑,却见对方一个箭步蹿上来对他说,“如果可以,我能请求你在我们学校典礼的时候,陪着吉野顺平来吗?” 

“哎?” 

“拜托了!” 

虽然对方答应了自己无理的请求,但是因为实在放心不下,她还是拖着高烧的身体跑到了学校,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学校被黑漆漆的布盖住,高烧的大脑已经无法运作,只因为想要见到平安的吉野顺平所以努力维持着自己的步伐。 

“那是吉野顺平啊。他们打架了么?” 

八坂春百合借用自己良好的视力看到了在教学楼上正在拽着虎杖悠仁的吉野顺平。 

她本想上去劝架,却看见,吉野顺平露出极为惊恐的表情之后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消失……? 

无法运作的大脑处理不来这样的信息。 

她捂着头呆愣地看着窗户好几秒,最后在倒下的时候,还想着那两个词。 

消失。 

八坂春百合猛地一下从床上起来,由于过度惊恐导致的过度换气让她差点窒息晕倒。 

她猛憋了一口气,深呼吸了一分钟,才让自己颤抖的身体平复下来。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日期。 

今天距离吉野顺平的死亡,还剩下,五天。 

这事她陷入轮回的第三次。

关于我和我女友恋爱三年我仍然不知道这回事。

(顺应原剧情发展,但事态混乱)

(突然来的小甜饼)

1# 格兰芬多第一名

这是我给魔法论坛开贴,虽然很想说点前言,但是,哦,算了,让我们赶紧进入正题吧,我已经为这件事情烦恼了将近一年了。

我两位比较有名的朋友,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比起他们我确实不起眼。

我有位一直暗恋的赫奇帕奇哦,不需要提名字,最有名的赫奇帕奇是谁大家都知道哈。

我们俩初见的时候,是在黑湖上的船,我其实当时没觉得她有多好看,就,那样吧。

后来,我们之间慢慢熟悉起来了。我也怀疑过她是不是喜欢我。

她总会为我出头,会在帮我开解,可是她又好像对谁都是这个样子。

不过,有几件小事是不一样的。

二年级的时候,我魔杖折了,她其实知道我这人自尊心强,拐着弯的补贴我。

后来,还有石化那事闹得沸沸扬扬,她特意还特意来找我,送给我了个小护身符。

虽然有不少人都有,但是,她应该是第一个送给我的…….吧?还有三强争霸赛,虽然这场赛事的最后并没有一个好的结果,但是总归学校得到了平静。

当时,她特意来邀请我跳舞了,这还不能说明什么么?!

虽然后面不少人跟她跳舞,她都答应了,但是……

好吧,我也没办法但是个所以然来。

2# 今天你论文写完了么?

楼主不用说名字,只要说这些经历我们就知道你是谁了。

3# 赫奇帕奇小汤勺

?! 你居然没有跟那位学姐谈恋爱吗?塞德里克学长都已经毕业了哎!!

4# 蛇蛇蛇

怎么看,那位学姐都不太可能跟楼主谈恋爱吧?

不管是救世主,还是小少爷,亦或者同辈份的学姐,都比你看着更有竞争力吧?

5#怜悯之心

大家也不要这么说嘛,对于女孩子来说第一次很重要,说不定,楼主还有机会呢。

6#赫奇帕奇小汤勺

真的还有机会么楼上?那位学姐已经临近毕业了,听说是要回家工作。跨国恋哎,谁撑得下去啊。

7# 今天你论文写完了么?

而且,那位学姐的家族历史好像比纯血家族都长吧?虽然听说他们那边要改革,但是怎么改革,改革的方向,有什么样的改革结果我们都不知道。而且,楼主,你应该是要留在本国的吧,这么一想,感觉更渺茫了。

8#蛇蛇蛇

怎么想都觉得楼主没希望了哎,虽然是两个人恋爱的事情,但是一旦牵扯上国际,家族,事情就变得很难办了哎。

8#怜悯之心

八字还没有一撇呢,大家想的那么长远干什么。

9#代替爆炸小天才的第二爆炸小天才

?只有我一个人好奇,为什么楼主一个高年级学长怎么跑到我们低年级论坛吧来讲述自己的恋爱过程么?

10#闪亮闪亮最闪亮

对啊,学长,你不会这么怕丢人吧?

11#格兰芬多第一名

什!什么怕丢人!只是,高年级人知道的太多了。

其实我们在五年级的时候已经见过家长了,虽然当时是去她那边玩,但是,怎么说也算是见家长了。不得不说,她们家是真的很大。你们说的很多东西,我其实都没有考虑到。毕竟,我们两个现在还没有在一起。

不过,她祖父真的很凶,盯着我上上下下打量了半天,才哼了一声走。

她那时候还告诉,那是祖父对我很满意的意思。我当时还在想,我是不是可以跟她在一起了,毕竟她祖父都对我很满意。

但是没想到她的一个亲戚说,她祖父哼的这一声,代表的是我的根骨在他们那根本不够看的意思。

我还有机会么?

12#魔药课可真不是人上的

???泔?是谁说那位学姐有男朋友的?害得我根本不敢追她!

不过你们真的不觉得那位学姐喜欢女孩子么?

13#独角兽的屁是彩虹色的么

?楼主你确定你跟那位学姐之间没什么吗?

我记得之前你们上过补习课,那位学姐给你补习的时候,眼睛就像是能倒出蜂蜜的蜜罐一样。

那爱意,满满都是啊。

14#蛇蛇蛇

楼上,你眼睛什么时候瞎的?

15#闪亮闪亮最闪亮

我记得我看过你们牵手走在校园里面哎,这不是情侣么?

16#蛇蛇蛇

学姐好像对谁都这样吧?

17#赫奇帕奇小汤勺

对楼上的回答提出异议!!

那位学姐好像是个直女哎!

学姐经常跟女孩子贴贴,不过男孩子好像只有楼主一个吧?

作为东方人,学姐好像还是很注意分寸的。

之前有姬崽跟学姐表白,都被学姐婉拒了。

18#独角兽的屁是彩虹色的么

格兰芬多的万事通学姐可不会说谎。

你们之前吵架难道不是小情侣吵架么?

最后还是那位学姐哄着你,把你哄好了。

不是我说,学长,你不会拿着女主剧本吧?

18#魔药课可真不是人上的

对啊。

而且说起来,之前你和救世主吵架,本来跟人家学姐就没什么关系。

学姐为了你们之间的兄弟情,那是各种劝啊。

要不是为了你……

等等,我突然觉得楼上你说的很对。

上有宠爱自己的哥哥,下有妹妹,大家族出身……

男主一定要长得帅,会赚钱,会照顾女主的自尊心……

19#怜悯之心

???

歪楼了,歪楼了!

大家注意力会过来啊!!

20#格兰芬多第一名

你们都在说什么啊!!

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给我一个建设性的提议么?!!

还有,你们谁把这个帖子泄密了!!

哈利现在看我的眼神很奇怪啊!!

还有那只臭鼬!!

居然大老远从斯莱特林的餐桌上来我们这开嘲讽啊!!

这个帖子她不会看见吧?

21#蛇蛇蛇

虽然,是位斯莱特林,但是有点同情楼主。

22#闪亮闪亮最闪亮

罗恩 韦斯莱!!你是一位格兰芬多!给我冲啊!!上去直接表白!!!

23#赫奇帕奇的小勺子

把她抵在墙角上,发了疯一般的吻着她,靠在她的肩膀上,哑着声音说,“把命都给你。”

24#今天你论文写完了么?

楼上,你麻瓜小说看多了吧?

25#独角兽的屁是彩虹色的么

在下充分怀疑这个帖子已经暴露了。

我们拉文克劳已经有不少人聊起这个八卦了,居然还有麻瓜出身的巫师进行心理分析?绝了。

话说回来,楼主真的不打算直接告白么?

26#笑话商店诚招加盟

不是吧,不是吧?

我们可爱的小弟弟,居然连告白都没有么?

那你为什么要带她回家?

27#闪亮闪亮最闪亮

啊啊啊啊!!前排合影!!!

28#赫奇帕奇的小勺子

?!毕业学长都炸出来了!!

29#蛇蛇蛇

不会,当事人也会被炸出来吧?

30#暖 安

罗恩,我们不是在三强争霸赛的时候就谈恋爱了么?

等等,你到底有什么误会?

算了,我今天没课。

我们今天聊聊。

31#赫奇帕奇的小勺子

蛇蛇蛇,你是当代预言家对么??







暖一直以为自己在跟罗恩谈恋爱。

舞会上的一支舞,他们互通情谊。

她带他去见父母,见宗族,他们经历了大战,也经历了互相倾诉的爱恋阶段。

怎么想都要走到订婚这一步了。

虽然她不想早结婚,但是早早定下婚事,也省得其他家族老想着拿她的婚事做文章。

这一切的一切想法,截止于她看到帖子之后。

暖:?

所以这三年的种种,都是我的一厢情愿?????

在霍格沃茨学习的日子 二年级 72

  “你这算欺负人么?”

  乔伊斯昂着头,像是不屈服敌人的野鹅。

  她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面却多少有些心虚,直到面前的黑发赫奇帕奇问了她一句:

  “是不是你偷拿了贾斯廷的东西?”

  她慌忙的说了一句不是,这位一向和气的赫奇帕奇却毫不犹豫的将路给她堵死了。

  “之前有人在公共休息室看到了,你偷拿东西,只要承认,我不会这么气势汹汹的来质问你。但是,你为什么要把卢娜跟你说的那些事情,当笑话一样的跟别人说?”

  “她说的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难道不可笑么!”

  乔伊斯瞪大着眼睛,像是不屈于屠夫的白鹅一般伸长了脖子。

  “作为朋友,你不应该。”

  你紧盯着对方那双反射着城堡墙壁上摇晃烛火光的蓝色眼睛,一字一句道:“你难道只是因为,疯姑娘卢娜是个很好的开讲话题,才去跟她套近乎么?为了这个目的,你甚至损坏了贾斯廷的东西。”

  “我!”

  乔伊斯下意识摇着头,海藻般的长发晃动的弧度如同她此时的心。

  你与她对视,脑子里面翻涌的都是汉娜刚刚告诉你的八卦传闻。

  乔伊斯在公共休息室拿了贾斯廷的玩具。

  只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她跟格兰芬多的麻瓜玩得好,再加上她自己也是出身麻瓜界的,在看到乔伊斯拿着麻瓜玩具的时候,就以为那是她的。

  一个红发的赫奇帕奇跟疯姑娘交好。

  而乔伊斯,有时会以疯丫头的事情作为话题开头聊天。

  当然,说的那些话,不提也罢。

  乔伊斯眼神翻滚着后悔的情绪,可是你不知道,她这种情绪到底是被人戳穿的愤恨后觉得自己做事不周的后悔,还是.......

  你不想再想下去,你看着对方的脸,忽然觉得这一切都没意思了。

  “不是我。”

  乔伊斯低声说,厄尼却将你拉到身后,直接挡在你面前。

  “乔伊斯•欧索,我不管你要做什么,你作为麦克米兰家的一份子,我只希望你能注意自己的言行。还有,赔钱。”

  “赔,赔钱?”

  乔伊斯被这句话惊到抬起头,厄尼冷哼一声,“你偷东西难道不需要赔偿么?”

  “算了,不需要。”

  贾斯廷冷淡的说道,他伸手搭在你的肩上,无形的给了你力量。

  “找到是谁偷的就够了。”

  “暖,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

  汉娜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跟气氛完全不符的话,原本剑拔弩张甚至有点像校园欺凌的气氛瞬间被打破。

  “今晚好像有新菜?我昨晚看到了小精灵们准备了新的食材,好像没见过?”

  汉娜继续说着,用手带动你的肩膀,让你整个人转了个半圆。

  “我们走吧。”

  三人就像是商量好的一般,汉娜让你转弯,厄尼和贾斯廷拖着你往外走。

  汉娜转头看着站在那一直没动的乔伊斯,她动了动嘴唇,最后却只是说了一句。

  “赫奇帕奇永远诚恳脚踏实地,你现在还不是一个合格的赫奇帕奇。”

  

在霍格沃茨学习的日子 二年级 71

        叛逆期来的好像很快?

  你并不打算深究德拉科做出这样举动的原因。

  你只是有点粗暴的将它归结于,外国小孩比起国内的孩子叛逆期来的更快。

  那日,随着德拉科的快步离开,哈利也有些尴尬的讲笔记本的事情跟你说完后离开。

  他向你询问的内容,不过是如何将那位他的朋友从笔记本里面释放出来。

  可据你了解,依照国内的传统,能够将一个完整的灵魂被封印在一个器物里面的人一定是一位道行精进的大能。

  那这种大能,如果不是因为私欲,大部分封印灵都是为了避免一个黑暗力量冒出。

  但是......

  你琢磨了一下哈利当时提起那位朋友声音里面都充满着夸奖,你觉得这事应该仔细斟酌一下。

  当然,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

  找卢娜。

  那团杂乱的毛线即将被解开,你不想因此伤害自己的朋友,但是......

  你找到卢娜的地方,是在黑湖岸涯下一个角落里面,那靠近湖边,却又有着陆地面积的神奇位置。

  “嘿,暖。”

  她扭头冲着你打招呼,脸上绽放着温柔的笑容,在你冲着她走去的时候,她忽然轻轻发出一声嘘的气音。

  “别吵到它们。”

  她小声的说着,却又在半响后冲你挥挥手,招你过来。

  “它们走了?”

  你小声问,声音里面带着不确定。

  “它们睡醒飞走了。它们是很小很可爱的小精灵,当然,它们有点害羞。”

  卢娜咯咯的笑了笑。

  你也不由自主的跟着她笑起来,随后,你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小声,眼睛不由得瞥向她荡漾在浅色发亮头发中的那个耳饰。

  “卢娜,我听说,你最近交了个新朋友?”

  你问的有点小心,你不想让卢娜觉得不舒服。

  卢娜听到你这句话,坦然一笑,说:“是的。她叫乔伊丝•欧索。”

  后面卢娜所有夸奖对方的话你都听不进去了,你只觉得自己心里面有一股怒火。

  你强压着火气,勉强的对着卢娜绽放笑容,“这个耳环,你很喜欢吧?”

  你看着卢娜点头,她将耳朵上的耳环摘下来,上面来自于麻瓜界的机械部件在即使有些昏暗的光下都能闪烁着薄弱的微光。

  “我知道了。”

  卢娜不明所以的看向你,你却以一种极为失礼的状态离开了她的目光。

  疾跑带来的风将你的长发掀起,巫师长袍在空中与地面将将平行,这似乎是个没有目的地的奔跑,但是,你看到了你的目的地。

  “暖!”

  汉娜的喊声像是急刹车,让你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你,还好么?”

  厄尼的声音带着一丝不确定。

  贾斯廷的手拍在你身上的时候,你瞬间回神,用极为坚定的眼神看着他们。

  “我们得去找欧索!”

  乔伊斯正拿着科林的相机在到处拍照,没头尼克不悦的发出一声大斥,然后迅速穿墙离开。

  她被没头尼克的动作被逗笑了,发出有些尖锐的笑声,她一转头,一个人的脸正好撞上她的目光。

  “乔伊丝•欧索,我们谈谈。”

请大家不要给我刷礼物!!!

谢谢大家!!!

我更新完全是不定的,而且因为你们送礼老福特还会抽成,请大家不要浪费钱,表达喜爱直接给我评论和私信就好了,每条评论和私信我都会看的!!!

谢谢大家!!!


新年快乐各位。

小声问一句,大家了解MBTI么?

我有点想知道大家都是什么类型的人格。

如果有妹子私信给我,我会觉得很开心。

(会加更)

(弱弱发声)

我是ENFP

大家可以跟我说一下自己是什么人格,当然不要自己给自己贴标签,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只是想要了解一下大家。

因为我最近在了解自己的心理状况,我坚信一个心理健康的作者才能正确传播自己的想法和信念。

当然,有很多心理不健康的作家创作出来的作品也很戳动人心,只是我自己本人是需要我心理健康的。

最后回归本题,大家新年快乐!


https://www.16personalities.com/ch/%E4%BA%BA%E6%A0%BC%E6%B5%8B%E8%AF%95

在霍格沃茨学习的日子 二年级 70

一年级和二年级的课程并不在一起。

  你的大脑飞速旋转,一个想法在你脑海里浮现。

  '那个跟卢娜玩得很好的女生,是不是乔伊斯?'

  你好像理清了一些东西,只是还没抓住毛线最关键的一条线的时候,你被汉娜拽着去上课。

  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能撞在一起的课很少,大部分的配置,是拉文克劳跟斯莱特林,赫奇帕奇和格兰芬多。今天,是赫奇帕奇跟斯莱特林的课。

  还上的是洛哈特的课。

  你靠在一边,盯着洛哈特的动作。

  他今天意外的安分,没有那些令人窒息的小精灵,没有莫名其妙他自己改编的咒语。只有他跟个花孔雀一样,摇着招摇的尾巴在讲台上走来走去。

  就当听吹牛大王历险记吧。

  你这么安慰自己,眼睛不自觉的瞥向德拉科的位置。

  他今天意外没跟你站在一起,正跟着潘西聊天。

  只是,从他不时嗤鼻的声音加上潘西不断向你身上投来求助的目光,让你明白,这位大少爷又生气了。

  “暖,你说,跟洛夫古德玩得好的赫奇帕奇是谁啊?一头红发,赫奇帕奇里面的红发女生可不少。”

  “会不会是欧索?”

  听到自己堂妹名字的厄尼回过头来,他睁大了眼睛,凑过来,压着声音问:“你确定?乔伊斯?”

  “她应该不知道我喜欢的东西吧?毕竟那个算是小众。”

  贾斯丁回这么一句,你轻轻摇摇头,补了一句:“不要用你以为,去以为别人。不知道,不会的东西,总有各种方式能够去查出来。”

  这一整节课你什么也没听进去,全程都在聊天。

  意识到下课的时候,你们边聊边出去,刚出门就看见了依在墙上的哈利。

  他有些不自在的抓了抓头发,见到你就跟见到救世主一样扑过来。

  汉娜见他过来,用肩膀撞了一下你,拽着不愿意走的厄尼和贾斯丁往外跑。

  厄尼被不舒服,却还转过头冲你喊:“晚上继续聊!”

  你看着显得有些尴尬的哈利。

  他站在你面前,你抱着书,往后靠了一下。背在靠上墙的时候瞬间放松,你问他:“又有什么事么?如果是整洛哈特,我很愿意效劳。”

  哈利摇摇头,他说:“是个有些神奇的东西。一个笔记本。”

  “笔记本?”

  你有些惊讶的喊了出来,在哈利对着你说里面寄存着自己朋友的时候,你的手腕被人拽住,把你从哈利的方向拽出来。

  哈利下意识把你围住,却只能掐上你的腰。

  “德拉科?!”

  你现在像块夹心饼干一样,面前的是哈利,旁边是德拉科,德拉科率先出声:“你今天没跟我在一起。”

  “马尔福,你是小孩子么?什么事情都要跟着暖?”

  哈利的嘲讽被德拉科直接怼了回去:“你不是一样么?破特。”

  “你今天,到底在气什么?”

  你呆呆的问。

  “哈?没什么。”

  他显然要说出口,却话题一转,松开了自己的攥着对方的手。

在霍格沃茨学习的日子 二年级 69

        调查这件事情,得一步步来。

  询问的对象不太可能是斯莱特林。

  生性掺着些许高傲的斯莱特林,显然不会和让自己名声受损的人士呆在一起。

  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好,但是卢娜确实在大多数人眼里,是个怪胎。

  对于知识极度崇拜的小鹰,对于《唱唱反调》的想法,不过是一本有些奇怪当作笑谈的杂志罢了。

  “卢娜?”

  金妮小小的皱了一下眉,她贴近你,“我不认识她。只是知道她的名字。你有什么事情找她么?”

  “不。”你轻轻摇摇头,你跟卢娜关系不错。

  你们俩之前认识的契机很巧合。

  谁能想到,卢娜的父亲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跟你父亲竟然还有点同院友谊。

  所以说,父辈之间的关系还真是神奇。

  你和卢娜虽然是朋友,但是你并不想干涉她的交友。而且,卢娜是个异常大方温顺的拉文克劳,她向来不将同学整得那些小事而发怒。

  但是,这样的朋友不应该被人背上偷东西的名声。

  “她有些奇怪。”金妮微微低着头,“她跟你关系好么?”

  “还不错。她是个不错的朋友。”你说着,伸手摸了摸金妮的长发,“你呢?你最近怎么样?”

  你在接触金妮的时候,莫名的在她身上一股熟悉的味道,那种味道像极了你幼年时在家中祠堂里面熏的檀香,只是其中还混着一股龙涎香。

  你又靠近金妮半步,金妮有些不适的往外挪了一下。

  “暖学姐,你要是想问洛夫古德的话,您可以去问一下你们赫奇帕奇的人。”

  “啊?”

  “对。听说,她最近和一位赫奇帕奇玩得很好。”

  你跟着金妮凑到格兰分多的餐桌上,经过上一年的洗礼,格兰分多早已经不在乎他们饭桌上出现个什么学院的校友了。

  “洛夫古德?你是说那个白金色头发的疯丫头?”

  弗雷德的声音引起了你一个白眼。

  “说话稍微礼貌一点,男孩们。”

  安吉丽娜开口,这让弗雷德稍微安静了一下。

  “暖。”

  你突然听到一个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声音。

  是来自纳威的声音。

  说起来,在你的印象里,自从那次大型聚会之后,你就没怎么看见他了。

  你似乎突然忙碌起来,跟他之间的交往联系,逐渐淡漠起来。

  “纳威,怎么了?”

  你有些突然的回应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小声说,“我看见她跟一位红发赫奇帕奇一年级生待在一起过。”

  “谢谢。”

  你对他微笑,然后又环顾了周围,问,“哈利他们呢?我在这看了半天,也没看见他们三个。”

  “他们?”弗雷德刚发声,乔治便接下去,“我们可怜的小弟弟,正因为某个骚包的自传作者,而饱受摧残。”

  “?洛哈特又做什么缺德事了?”

  你怎么也没想到,之前自己往上往下吊打洛哈特,对方居然还能作妖。

  是该惊叹对方的毅力,还是该惊叹对方的厚脸皮子?

  你脑子正想着呢,就看见汉娜坐在你眼睛里能看见的方向对你招招手。

  你边往那边瞅,眼睛不自觉得扫到赫奇帕奇长桌上,一只红发的赫奇帕奇。

  她的名字叫做乔伊丝•欧索。

在霍格沃茨学习的日子 二年级 68

 #赫奇帕奇侦探小分队#       




         就像是华国人有时候并不理解英国人对食物的见地。

  英国魔法师也并不觉得中药的味道哪里好闻。

  顺带一提,魔药里面的许多试剂的气味也并不好闻,多数有点令人作呕。

  魔药烟雾纷飞缠绕在身的画面很美,但是谁又知道正在制药的巫师正摒气观察着魔药的色泽呢。

  “抱歉,这是我的问题。”

  随着阵阵檀香的味道,厨房内中药味正在被檀香吞噬,像是一条巨龙在逐步侵占领地一般放肆。

  而那条已经成形的巨龙又在即将成形的时候,突然消散。

  功亏一篑。

  空气中再无味道。

  “哦!谢谢您!”

  小精灵们又重新忙碌起来,再也没人说空气中掺杂着怪异的味道。

  你低头看着自己手持的器皿里逐渐消散的烟雾,有些许失落。

  散丸香是你母亲的独门手艺。

  却是你学不会的东西。

  说来好笑,被人看做无所不能的你,却连三岁稚童都能做出来的香丸都做不出来。

  “暖!”

  刚踏出厨房便一个充斥着温暖的怀抱,你有些恍惚的抬头,那张娇憨的脸落入眼中。

  你的心忽然松了一下。

  厄尼和贾斯廷在汉娜身后,厄尼脸涨得通红,而贾斯廷却表现出很明显的漫不经心的应付。

  “你们两个,吵架了么?”

  你问向两人。

  “不是。”汉娜翻了个白眼,“是关于贾斯廷的初恋。”

  “初恋?!”

  你有些诧异,在你的印象里,学校里师兄师姐,亦或者旁支他族的兄长阿姊,也不过是在十七八的时候,才会状着胆子跟外面稍稍透露一句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子弟而已。

  “没有。”

  贾斯廷忙着出口否定。

  “当然不是这件事!”

  厄尼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哦?居然不是这个。好吧,那让我们听听,是因为什么,才让厄尼你气成这样。”汉娜边说边揽着你的腰往一旁走去,“我们不要站在门口说话,去一个方便点的地方。”

  “我们去黑湖吧。”

  厄尼提议之后,又补充到,“这件事,不适合在公共休息室里面谈论。”

  你心里有些好奇,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他们三个人已经有你不知道的小秘密了。

  “要我先来解释一下,关于初恋的事情么?汉娜?”

  汉娜笑嘻嘻回道:“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说就不说。”

  “哦!如果我不说,你还不知道要造谣我多少。”

  贾斯廷拍了拍自己袍子上的褶子,“是洛夫古德。拉文克劳的那位。”

  “疯姑娘卢娜!”

  汉娜发出小声的惊呼。

  “你怎么知道这事跟她也有关系!”

  厄尼的声音更为惊措。

  “等等,你们一件件跟我说好么?”

  你被他们弄得一头雾水,思绪像一团毛线一样缠绕在一起。

  “我有件麻瓜饰品丢了。算是我很喜欢的卡通人物的挂件。我一直找不到,我以为丢了,结果我却在洛夫古德的千奇百怪自己制作的耳坠上发现那个挂件的一部分。”

   贾斯廷的声音变得懊恼起来,“那看上去像是被人为拆掉的!拼不回来了看着!”

  “她不像是那样的人。”汉娜摇摇头,“要知道,她虽然算的上一个怪胎,但是她不会做偷盗的事情的。最多也是说那些我们理解不了的玄之又玄的玩意。”

  “哦!我还以为......”

  厄尼长叹一口气,“虽然我说的事情是跟她有关的,主要人物却不是她。是乔伊斯。我那个不省心的堂妹。”

  “她怎么了?”

  你已经许久没有听到这位小赫奇帕奇的名字了。

  似乎之前在斯内普教授办公室悄悄翻看成绩单的时候,看过她的名字。

  这小姑娘的魔药课成绩实在是不太妙。

  “哦!我真不知道我那位叔母是怎么教她的!”

  厄尼显得很烦躁,“魔法世界显然不是那么欢迎麻瓜制品。她却每天跟科林·克里维一起摆弄那些麻瓜的动西!幽灵们很不喜欢那玩意!她却跟着科林·克里维一起胡闹!胖修士都被惹恼了!”

  “这可不太妙。”

  你回道,“胖修士都被惹怒了,显然其他的幽灵的怒气不会比修士低。”

  “对,还有那群斯莱特林!居然还嘲讽我们麦克米兰家是不是穷到要倒卖麻瓜的东西了!”

  厄尼气得两个眼睛都要喷火了。

  “我们家还没败落到那种程度!”

  “说到这个......”

  汉娜陷入了沉思,“我之前听拉文克劳的朋友说,最近疯丫头卢娜心情很好,好像是赫奇帕奇的朋友,但是我没听说,我们院的哪位学生跟她交好啊。”

  你听了这么半天,看着他们,说:“我们去调查吧!”

  “哎?!”

  其他人一脸惊讶。

  “光在这说也没什么意义,不如去问问别人,干点实事,这样我们还能拼凑出事情的真相!”

  就这么突兀的决策下。

  赫奇帕奇侦探小分队组织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