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年

今天生日!
你们等等,我要码文给你们吃粮!!

怨怼

她脾气一直不错。
但是有的时候也会抱怨。
“为什么这家伙在给我们班画海报的时候只画一个月亮,给别人班的就直接是包办了一晚上的四张海报!”
她对着朋友这么抱怨了一句,却被朋友幽幽的来了一句,“你又没看见你怎么知道呢?”
“他们那个班只有三个人画海报,加上咱们班的也就四个人!你觉得呢?”
朋友还是说了一句,你没看见你怎么知道呢。
她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严律他人,宽松自己。她还记得这家伙抱怨舍友时候说的人家想要养备胎的话。
她刚刚放下手里面打的饭,扫完地又跟着朋友倒垃圾,又听到朋友抱怨一个舍友不把自己磕的瓜子收起来扔到地上,另一个舍友还维护人家。
她又想起来这个朋友在宿舍的时候跟着被她抱怨养备胎的姑娘闹腾感情好的样子,忽然觉得一阵寒颤,不知道她跟着别人面前说她什么。
刚刚回到屋里面吃完饭,却发现自己的被子被通报了,她心情烦躁的下楼扔饭盒,然后洗手回屋打隔离,手上还沾着隔离的时候,她听到了老师叫她和另一个被通报的舍友整理床铺。
她忙上忙下跑回来的时候,却遇见倒垃圾的朋友,朋友叫了她一声,叫她收拾桌子,她应了一声,却觉得心里面有根弦在紧绷。
她有意和朋友开玩笑打算放松一下,哪知道朋友又带着不耐烦的语气来了一句。
“你去收拾课桌。”
‘啪’
是什么东西蹦断的声音。
“我在楼梯上,我怎么去收拾课桌!”

亲世代的中秋节
*友谊向
*什么人都有
*我在霍格沃茨里面的人物出没

格兰芬多学院




莱姆斯·卢平
“莱姆斯!”你带着几分笑意的跑到他身边。
“你都几岁了,还跟小时候一样。”
他带着几分无奈伸手抚摸你的头发。
你拿着月饼在他眼前晃晃。
“我刚做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他看着你这样摇摇头,眼里面含着几分笑意。
“以往,你都是这样。”
你攥着他的手,他愣了一下,问了一句怎么了。
“今个十五月圆。我陪你去尖叫屋棚。”
他把你抱住,带着几分哭腔的来了一句。
“谢谢你,塞西莉亚,这么多年谢谢你。”



















詹姆斯·波特
你对于这个家伙一直没有什么好印象。
尤其是他跟布莱克抢了你给莱姆斯的月饼。
当看到这个家伙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强忍着一拳打他脸上的冲动,冷漠的问了一句干什么。
“嘿,别这样,教我怎么做月饼吧?我要去给莉莉吃。”你看着他这个样子笑了笑。
在他以为你同意的时候,你毫不犹豫甩了他一句想得美。这让他不知道说什么,带着几分尴尬的看着你。
你无视他,直接往外走,哪知道他直接把你拽住,你懵了一下,差点跌倒在地上。
“哎,你没事吧?”
他慌忙的把你扶住,你直接踹了他一脚。
“詹姆斯·波特!”
你看着自己身边沾着面粉对你傻笑的男孩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
他看着你,忽然来了一句。
“嘿,你人真好。”



















西里斯·布莱克
每次看到这家伙,你总有一种想要揍他的冲动。或许是因为小时候见他的时候,他在抢他弟弟的玩具亦或者说是因为他抢了你最爱吃的黑森林蛋糕,虽然都是陈年往事但是……
算了吧!你才不要为了看他不爽找借口!
说揍就揍!
“嘿,你能不能每次见我戾气都这么重!”
西里斯看着眼前对着他一言不合就开打的姑娘不知道怎么说话。你整理一下自己的袍子,笑着问了一句,“怎么?找我什么事情。”
“你之前做的月饼味道不错,能不能……”
他还没有说完话,你一脚就踹过去。
“布莱克你个混蛋又抢莱姆斯的食物!!”



















小矮星彼得
“你好,塞西莉亚。”
他有着他眼睛一样淡褐色的头发。他对你笑的很羞涩。你一直觉得,他严格意义上不算是一个格兰芬多。
胆小,胆小到什么都不反抗。
其实,格兰芬多也和普通人一样啊。
你时常这么想,但是你有的时候也能见到彼得身上属于格兰芬多的特质,虽然……那是关于跟波特他们捣蛋的。
“呐,怎么了?”你带着几分笑意的问了他一句。
“很感谢你之前在草药课的时候帮我。”
他这么一句话,你想起来了,之前他以为你中毒了,急急忙忙的想要过来帮你,哪知道被你制止了。
那个时候,他有格兰芬多的鲁莽。不问原由上前帮忙。
你看着他轻笑了一声,递了他一块月饼。
“呐,吃完月饼再说吧。”










斯莱特林










卢修斯·马尔福
“啊,学长好。”
你对着卢修斯露出乖巧温顺的表情。
他看着你矜持的笑了笑。
对于这位马尔福学长,你其实一直有着敬畏的心思。许是因为他和你纳西莎姐姐婚约的关系,你总不免有些亲近。
“怎么端着个盘子跑来跑去?”
他问了你一句,你把盘子上面的罩子打开露出了金灿灿的酥皮月饼。
“我刚刚做了月饼,要给纳西莎姐姐送过去。学长要是想吃,我待会再去做就行。”
他似乎想要拒绝,可是看着你的眼神还是接过你手里面的月饼。
“那么,多谢了。”



















西弗勒斯·斯内普
“呐!西弗!”
你端着自己刚刚做好的月饼跑到黑湖边找他。
却看见他和伊万斯有说有笑的坐在那。
你脸上的笑容消失,原本上扬的眼睛耷拉下来,你看着自己的月饼,随意的放在地上。
“反正,你也不需要了吧。”
斯内普看着慢慢往外走的莉莉,顺手拿着书看起来,他在等塞西莉亚。
夕阳落下,冷风如同烟雾一样缠绕在他身上,他不禁打了个哆嗦,他看了看周围,他知道塞西莉亚爽约了。
他的手凉的像是冰棒一样,他摸了摸早已经看完的书起身准备走,却看到了一盘月饼孤苦伶仃的在他身后。
“塞西莉亚。”




















雷古勒斯·布莱克
对于这个弟弟,你一向喜爱。
“尝尝?”
你端着月饼递给他,他笑着点点头,拿着你的月饼慢条斯理吃起来。
雷古勒斯和布莱克的祖母,梅拉妮娅·麦克米兰跟你祖父是姐弟,按照亲戚辈分,你们算是表姐弟,不过亲戚辈的远近程度差的有点大了。
比起脾气过于活跃的布莱克,你还是更喜欢这个温温柔柔的雷古勒斯。
“味道怎么样?”
你笑眯眯的看着他,他点点头来了一句,“很好吃,谢谢姐姐。”




















纳西莎·布莱克
你们两个是在布莱克家族的晚宴上认识的。
当时她神色冷淡,你却觉得她是个温柔的人。
眼巴巴的凑上去,她似乎对于你很宽容,哪怕弄了再多稀奇古怪的东西给她,她也不生气。
“这回是怎么做的月饼?”
她问了一句,切开月饼露出里面豆沙的馅子。
“太甜了。”
她看着你说了一句,但是那双眼睛里面分明还含着笑意。









拉文克劳

奥布·赛尔温
他是一位金发碧眼的绅士。
眉眼里面都带着笑意。
虽然他是有名的魔力微薄。
可是他实在是长得出色,而且格斗能力也很好。
不要以为,拉文克劳里面就没有争斗。
有的时候还要面对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一些人的侮辱。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能够混的如鱼得水的人,真的算是很厉害了。
“又是这个。”
他带着几分无奈的看着你。
你不悦的挑眉来了一句,“怎么?不乐意吃?”
“不是啊,只不过吃多了,会觉得腻。”
你啧了一声,拿着月饼自己啃了一口。
“少吃点,腻。”
















赫奇帕奇




爱丽·艾博
“你一天天就爱在厨房里面呆着。”
她笑着说了一句,顺手从你盘子里面拿了块月饼。
你送了一天月饼了,累的不行,匆匆忙忙去洗澡。
当你洗澡完之后,她已经帮你把床整理了。
“啊,多谢。”
你躺在软绵绵的床上眯眼睛,嘴里面还嘟囔什么。
她刚刚想要和你说话,却发现你已经睡着了。
她叹了一口气,给你盖上被子。
“睡吧。”

离我的孩子远一点

当你发现自己弟弟身上暧昧的伤痕。
你颤抖着手抚摸上去。
“谁干的?”
你忍着自己的愤怒问了一句。
“啊,是老师。”
他和你关系一直很好,很轻松的说出来了。
还小心翼翼的告诉你。
“姐姐不要告诉妈妈。老师会打我们的。”
你放在心上,珍贵如宝的孩子。
就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这么伤害。
你安抚他,给他身上的痕迹拍了照片。你跟他说了一句,今天不用去了,今天请假。他欢呼着抱住你,说着姐姐真好。
你却鼻头一酸,眼泪掉下来了。

欢欣剂【送他一个团圆】

塞西莉亚·麦克米兰·斯内普。
说实话,当你嫁给斯内普的时候都是懵的。
你记得,你们是在四年级的时候恋爱,六年级的时候他向你求婚。你们在法国完婚。
你们完美的避开了伏地魔。
因为你曾经跟他说过想要在浪漫的法国结婚。只有自己的亲人。很幸运的事情是,他记住了这些事情。
现在是1988年。你们有一对幸福的儿女。
大儿子名叫卡尔。寓意是住在沼泽地的人。
当时不知道为什么,特别喜欢这个名字。而卡尔也应证这个名字。去了来自于沼泽的斯莱特林。不过,你很放心的事情是。自己的丈夫身为斯莱特林的院长,不大会为难孩子什么。
二女儿叫艾德娜,这是有一次你跟丈夫吵架,不小心晕厥过去,才得知自己有了孩子的喜悦。不过让你有点失落的是,二女儿并没有去赫奇帕奇,反而到了拉文克劳。
哦,虽然拉文克劳也挺好的。但是,你总希望自己的姑娘像自己一些。
“不知道……这回是个小姑娘还是个男孩子。”你带着笑意的抚摸自己的肚皮。你又怀孕了。这次孩子的名字就交给你丈夫了。
“是男孩,还是女孩都一样。”他靠近你,带着几分笑意。
斯内普自己从未想过,自己会真正的,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卡尔长得像他,不过那眉眼之间却随了你。那双湖蓝色的眼睛,总是笑盈盈的看着他。
这孩子并不高傲,谦逊有礼。他曾经一度以为这会是一位赫奇帕奇。但是没有想到,他成为了一名斯莱特林。
艾德娜长得像你,头发眼睛却随了他。矜持而又和善。她是一位拉文克劳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出乎他的意料。毕竟,在家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比她更爱书籍的。
“这么多年,你总算学会做月饼了。”你看着他,随手拿了一块栗子口味的月饼,吃了一口。
“如果我不会,下一次再到这个时候,你又得念叨我了。”他带着几分埋怨的来了一句,你伸手捏捏他的鼻子。你总爱这么干。
“说好的一辈子对我好,这么一个月饼,你就不乐意了?”他苦笑了一声不再说话。你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带着几分笑意的来了一句。
“要是这是一对双胞胎,一个去格兰芬多,一个去赫奇帕奇,咱们家孩子就凑齐了四个学院了。”
自从西弗跟你在一起之后,因为你的强加管制。对于格兰芬多也不会经常的说出一些恼人的话。嗯……还不是因为你有一位格兰芬多的挚友。
“不,愚蠢的狮子?与其这样,不如让他去德姆斯特朗。”
你瞪了一眼他,带着几分不情愿的来了一句,“看来,你挺想要个儿子啊!”他被你的无理取闹给气乐了。
“如果是女儿,成为格兰芬多的话。退学,去布斯巴顿。”你摇摇头,不说什么。
对于丈夫偶尔的孩子气,你总是愿意纵容的。你看着他,喝了一口他给你泡的桂圆红枣茶,像是想起了什么,带着几分笑意的说了一句,“也不知道,奥布在中国呆的怎么样了。”
他一听到你提起奥布,带着几分欣赏的来了一句,“毕竟是在赛尔温家里面成长出来的。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的。而且……他似乎在弄麻瓜世界里面的军火生意。”
“一说起军火,我倒是想起个朋友。中国人,和爱丽关系不错,连带着我也认识了。好端端的一个秀气姑娘,扎了个道士的发型,看起来倒是认不出男女。这红枣茶还是她说,让我喝着补气血的。”
你这么说了一句,又喝了一口茶。看着丈夫点点头,你有些犯懒,“西弗,我先睡会。有些困了。”
他坐在你身边,看着你躺在床上,缓缓闭上眼睛,抚摸了一下你的肚皮。
“睡吧,有我。”

置顶自我介绍

嘛!米娜桑嚎!
这里十一。
说起来,我从小到大看的动漫什么的也算多。
如果要动笔的话,一般是猎人这边。
欧美这边,我是吃HP还有漫威DC。
有点想追汉尼拔那边的了。
还有福尔摩斯的系列。
不过一直没有补完。 最近在补啦。
黑塔利亚也吃过。
说实在话,没有什么力气追新番了。
一直在看以前自己看过的。
如果可以的话,会写关于微微一笑很倾城的系列。里面的愚公真的深得吾心啊!
我大概属于那种,下一秒你不知道我要开什么坑的人。
稻米原著党,吃瓶邪花黑。 在准备有生之年出一份瓶邪手书。
虽然是美术生,但是画人体也完全不行的我笑容渐渐消失。
有的时候会写一点随笔的原创小短文。
BG还是BL都吃。
一直觉得就没有啥是我不吃的。
如果我真的能够练好人体,我大概会把我每个填完坑的系列都出个手书。【永远在立flag】
嘛,就是这样了。
如果想要安利我什么,或者说点梗请不要大意的来!
昂,啥都热爱,啥都想学。一天天皮个没形说的就是我。拖延症晚期没救了。
就是这样!

欺骗

你最向往的婚纱就在你的身上。
好友的祝福,家人的欣慰。
你挽着自己心爱人的臂膀,
交换了一个甜甜的吻。
“亲爱的,我有事情先出去一下。”
你看着他离开,满心欢喜的看着自己手里面的花捧。
你相信自己一定是最幸福的新娘。
你发觉他已经出去许久。
提起裙摆向外面走去。
却看见他与一个男人纠缠不休。
“我要结婚了!”
“骗人不觉得良心不安么!”
“她给我生个孩子,我跟你在一起!”
花捧跌落,你怔怔的看着那个男人。
你心爱的男人。

霍格沃茨中秋节最后后续——奇奇怪怪的一天

你做好鱼肉月饼准备送给洛丽丝夫人。还给费尔奇先生准备了一些,你跟费尔奇先生关系不错, 起源于你对于他的猫很好,又从来不在他面前使用魔咒。
“暖!”
不知道为什么,你看到聚集在自己身边的学长学姐还有同学有点懵。
“我跟你说,你别跟那个林诺特计较。那个人说话不带脑子!我们帮你狠狠的教训他了!”
身为级长的加布里埃·杜鲁门说出这话的时候你愣了一下。在你心目当中,级长加布里埃跟塞德里克学长是一个级别的。
一向温和的加布里埃学长跟你说教训别人,就好比塞德里克学长突然告诉你,他和别人巫师决斗一样。
“塞德里克学长实在是太帅了!把林诺德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厄尼对着你说了一句,你脑子嗡的一下,看着他问了一句。
“塞德里克学长?和别人巫师决斗了?”
“那当然,而且,塞德里克学长赢得很精彩。”贾斯廷慢条斯理的来了一句。你觉得今天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这个时候汉娜抚摸着你披散的头发,跟你说了一句,“得让他们看看我们赫奇帕奇的团结!不然真的以为我们赫奇帕奇好欺负了!还有两个高年级的拉文克劳的学长帮你教训了他!”
当你和各位学长学姐还有同学解释了自己很好之后好不容易脱身,却被乔治和弗雷德给截胡了。
“乔治?弗雷德?怎么了?”你迷茫的看着他们,手里面还拿着给洛丽丝夫人还有给费尔奇先生的月饼。
“你看起来没多大事情嘛!”乔治看着你,捏了捏你的脸。
“这是什么月饼,闻着很腥啊。”弗雷德捻了一块月饼仔细看了看。
“这是鱼肉月饼,给洛丽丝夫人吃的。你们别闹。要想吃我再给你们做。”你说这举手要拿,费雷德很干脆的把月饼放进你的盘子里面。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
“以后受欺负要知道告状。”
“啊?”
你疑惑的看了看弗雷德,这个时候乔治看了看你,来了一句,“最好给我们说。”
“我们会把他整得再也不敢对你动手!”
两个人很认真的看着你说了一句,你不知道怎么的,觉得鼻头一酸,把盘子放下,直接抱住了两个人。
奶声奶气的说了一句,“谢谢你们。乔治,弗雷德,你们真好。”
告别了两个人之后,你愉悦的往费尔奇先生所在的地方跑去,却差点撞到了布鲁森和纳沙特。两个人把你护住。
“哎!抱歉!”你有点慌忙的道歉,布鲁森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圆形眼镜,温和的对你说了一句没事。
而向来活跃的纳沙特则笑嘻嘻的问你干什么去。
“我要去给费尔奇先生和洛丽丝夫人送月饼。我答应过费尔奇先生要给洛丽丝夫人做的。”
两个人相视一笑,纳沙特直接下手揉你头发,本来就被费雷德弄乱的头发更乱了,你气鼓鼓的看了一眼纳沙特,却没有想到纳沙特看着你来了一句。
“我们暖的人缘关系真好!连费尔奇都对你很温和!”
你还是有点蒙,却忽然想起汉娜说了一句拉文克劳的学长教训过那个格兰芬多。你看着两个人带着几分温柔的笑容,又想起了刚刚乔治和费雷德说过的话,把盘子用了漂浮咒飘起来,然后一下子钻到了两个人的怀里面。
“怎么了?”布鲁森显然被你吓到了,以为你还在为昨天的事情难过,纳沙特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在等你开口。
“谢谢两位学长!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虽然年纪小,但是我还是会帮上忙的!”
被两个高年级的学长当成小孩子一样哄着哄走的你气鼓鼓的抱着月饼。还没走几步,就看见塞德里克坐在草地上,似乎在想什么。你跑了过去。
“塞德里克学长!”
他注意到了你,但是看着你凌乱的头发还是忍不住笑出来,你疑惑的歪歪头,哪知道他用变形术把手里面的一本书变成了一把梳子。
“暖,你头发乱糟糟的。我给你梳梳。”
你顺从的坐在他身边,任由他打理你乱糟糟的头发。你想起之前提起来决斗的事情,刚想问 却感觉头发被人揉了揉,又梳了一下。
“赛德克里学长!”你恼羞成怒的叫了一声,笑了笑,丝毫没有歉意的来了一句,“抱歉,没忍住。”你还想说什么,却被一条绸缎绑住了自己的头发。
“果然,还是赫奇帕奇颜色的绸带绑你头发好看。”他说着把你拉起来。你趁着他把你拉起来的时候,直接扑进他怀里。他抱住你,哭笑不得的来了一句。
“你这是在报复我么暖?”
“不,明明是超喜欢你!”你看着他认真的来了一句。
塞德里克明显不知道怎么接话就怔怔的看着你。你搂住他的腰,软软糯糯的来了一句,“我会成为一位优秀的赫奇帕奇!以后我保护你!”
你被自家学长护送到费尔奇先生说给你的教室的时候,他询问你,要不要等你的时候,你摇摇头,“我一会要去上草药课,我自己可以的。”
这位学长在你的一再肯定下,才带着几分担忧的,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林诺特看着自己手里面的奖杯,内心烦躁。这已经是他擦的第三遍了!费尔奇却在他耳边喋喋不休的说不干净!
门吱嘎一声响了,一位穿着长袍的小姑娘进来了。他瞥了一眼。黑色的头发上面绑着一条具有赫奇帕奇象征的绸缎。
是那个赫奇帕奇。他这么想了一句。
属于小孩子奶气又甜的声音在耳后响起,“费尔奇先生!我给你和洛丽丝夫人带来了月饼!”
随后就是那只一直没有出声的猫喵喵叫的声音。还有费尔奇道谢的声音。他讽刺一笑,费尔奇那个家伙也会道谢?
“呐,我也想看看奖杯,费尔奇先生可以么?”他听到那个赫奇帕奇礼貌的问好声,那个赫奇帕奇得到了费尔奇肯定的回答,这个时候他发现那个赫奇帕奇靠近了他。
他暗自警惕,转移目光看到了那个赫奇帕奇。她还算是一个小孩子,矮矮的,像是夜晚的天空一样黑澈的头发,赫奇帕奇颜色的丝绸松松垮垮的绑着,显得头发更黑了。
她皮肤不是很白,但是在亚洲人那边应该算白的了,她的手很小,需要双手才能握住奖杯,她很小心的用布擦拭奖杯。
看看那布,比他手上的布不知道干净了多少!
他又看看她的手。很白净,一看就是没有在家里面干过活的大小姐。
“你叫林诺特是不是?”
她小声的叫了他一声。林诺特冷淡的应了一声,他就知道这个赫奇帕奇不会放过他的!
“抱歉……”
他听到了这个赫奇帕奇这么说了一句。他诧异的看着她。那个赫奇帕奇黑色的眼睛对着他,似乎盈满了星光。
“我当时不应该那么冲动的打你的。很对不起。但是你以后不能那么侮辱我的学院。最重要的事情是,你不要跟你的朋友闹得不愉快。”
那个赫奇帕奇带着笑容的跟他说,“大家都是好朋友。或许他们因为我被欺负所以想要帮我报仇,但是请你理解一下他们。不要和他们闹得不愉快。我知道你跟奥利弗学长关系还不错,还有纳沙特学长他们。”
那个赫奇帕奇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想怎么措辞,她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我知道,我是造成你这个样子的凶手,如果你想要发火就跟我发火吧。我保证不会抱怨!”
他忽然想起来,在格兰芬多一位跟他关系不错的女性曾经跟他说过。
“暖是一个很棒的小姑娘!她温柔又体贴,脾气也很好。你不应该那么对她。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想要称呼这个小家伙是小天使!”
当时他对此不屑一顾,可是看着眼前真诚的小姑娘,他不得不承认,那家伙说的很对。
你心情愉悦的从教室里面出来,你解决了关于林诺特的事情,刚刚走到走廊,却看到了奥利弗。
“你还好么?”一向只关心魁地奇的伍德带着几分担忧的问了你一句。
“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有事呢。”你对他笑了笑。这让他松了一口气,他带着几分不安的对你说:“你知道林诺特的事情么,我先要跟你……”他还没有说完,就被你拽住了手。
你感受到他手上因为常年玩魁地奇生出来的茧子,摩擦在你手上有点痒。你说了一句,“谢谢你,奥利弗学长。你已经做的很棒了!”
听到你这些话,他居然把你抱上了扫帚???
在你的尖叫声中送你到温室。当你上扫帚的那一刻想要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跟恐高患者玩飞天扫帚?
是你奥利弗有点飘还是我暖·安拿不动刀?
当你手软脚软的从飞天扫帚上下来的时候,他带着几分懊恼的说了一句。“抱歉,我觉得,只有在飞天扫帚上,才能发泄心里面的负面情绪。我忘了你恐高了。”
看着这家伙真诚的脸,你觉得……
原谅他了。
当你进入温室的时候,大多数人都看着你。你脑子懵了一下,今天的课程比较奇怪。上午上草药课和格兰芬多一起上。下午是魔药课和魔咒课。是跟斯莱特林和拉文克劳上的。
你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今天大家都可劲跟着赫奇帕奇?
“暖,快去跟他们一起。今天你差点迟到了。”
斯普劳特教授笑盈盈的跟你说了一句。其他人已经都组好队了。只有纳威在那边孤零零的。你下意识的走到他身边,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纳威?”
他有点不好意思的点点头。今天斯普劳特教授教授的是修剪阿比西尼亚缩皱无花果。之前似乎已经教过了?
你这么想着,下手就剪了。
以前在中国的时候,你总是帮妈妈他们侍弄花草。不过有一回你比较皮,把姥爷好不容易种出来的昙花给剪死了。幸好你是个姑娘,不然你姥爷得把你打死了。
“暖……”你听到身边纳威叫了你一句,疑惑的看着他。他似乎很怯懦,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你已经把无花果侍弄好了。
“暖,提前完成任务。赫奇帕奇加十分。”
斯普劳特教授的加分让你有点懵,但还是说了一句,“谢谢。”斯普劳特教授用慈爱的目光看着你靠近纳威。
“怎么了?有什么烦恼,你不介意跟我说说么?”
你看着他思索了一会,对你开口。
“我知道,之前林诺特学长欺负你的事情,我……我不敢跟他说什么……我甚至……”他还没有说完话,就被你抱住了。
你早已经摘下手套,轻轻抚摸他的头发。
“嘿,没关系的。你已经很棒了!”
“哦,那个纳威有什么好的!暖居然还抱他!”
罗恩看了一眼明显亲亲热热的两个人说了一句。哈利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对于暖来说,纳威也是很好的朋友啊。一会下课,我们去找她就行。”
赫敏看了看那边正在安慰纳威的暖,什么也说不出来,郁闷的剪着自己手里面的无花果。
当你好不容易把那个小包子给劝好之后,拿着斯普劳特教授给你的巧克力青蛙,心情愉悦的往外面走的时候。你遇到了哈利他们三个人。
“暖!”赫敏抱住你,你笑着回抱了赫敏。
“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都这么齐刷刷的过来找我了?”
“暖,之前林诺特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了!我们会帮你报仇的!”
你看着罗恩气鼓鼓的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旁边的哈利还跟着罗恩的话点点头。这倒是让你哭笑不得。
“没有的事情,你们啊,不能因为一件小事就去盘断别人的品性。或许,只是他太过于冲动才对我出言不逊呢?也或许,是因为他心里憋着一股子火和傲气觉得我在讨好老师……”
你跟着他们这么说,说实在话,你家里人的教育某些方面来说算是大杂烩。姥爷是道教人士,姥姥却是儒家思想。母亲由此教育得出了一种儒家和道家混合的思想观念教育你。
父亲来自于西方,早年在霍格沃茨是拉文克劳的一员。脾气温顺,但是在大家族成长里面,目光哪能短浅。与母亲的结合更导致了你看待事物的目光长远。
你并没有注意到,在你侃侃而谈的时候,一个人在你身后注视着你。
“暖。你不用这么样吧。”汉娜看着你笑盈盈的来了一句,你咕嘟咕嘟喝完南瓜汁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今天好奇怪。”
你这么说了一句,不由细数自己一路上遇见的人……赫奇帕奇的同学,格兰芬多的……
你还没细细想好,就看见厄尼带着几分不悦的皱着眉头。“下一节就是魔药了。说实在话,我真的不是很喜欢斯内普教授。”
说实在话,你完全不明白现在是个什么状态。
仅仅在上课时间快到之前冲进教室,你就被一群斯莱特林的小蛇包围了???
你:弱小,可怜,无助。
你在快上课之前想起来自己的魔药课本落在了礼堂,你匆匆忙忙过去,看着你们学院的幽灵告诉你要小心一点,对着人家道谢之后就跑进教室。然后你就听见斯内普教授给你来了一句。
“看来,暖小姐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迟到。只剩下一个位置了。你去马尔福先生那边。”
你看了看自己的周围,前面是潘西和达芙妮。
左边是德拉科,右边是西奥多。后面……哦,是德拉科手底下的两个大块头。
“嘿,那个家伙没有对你做什么吧?”
你看着自己两边的学霸用利索的动作切无花果,很悲催的发现,自己似乎什么都做不了。你下意识的鼓脸,让空气充满腮帮子,这是你无聊又不知所措的时候习惯干的。尽管你的母亲因为这个说教你不知道多少次。
“嘿,你鼓着腮帮子干什么?那家伙又欺负你了?看起来还是教训不够。”
这个时候你发现,前面两个小姑娘一直回头看你,当听到德拉科的一句教训不够。潘西一直以来尖锐的声音被刻意压低的来了一句。
“看看,我就说对付那个大块头不能这么简单!还得要给他一点教训。”
那边动作优雅的金发小姑娘,漫不经心的来了一句,“那就再找几个人。实在不行……”她轻笑了一声。带着几分傲气。
“嗯……教训没给够么。”你身边的西奥多念叨了一句。你带着几分无奈的看着他们。不知道这几位大小姐小少爷是要干什么。
“完美的切割方式。斯莱特林和赫奇帕奇加五分。”
你几乎懵的看了一眼经过你们的斯内普教授。你还记得之前送他月饼的时候两个人的不欢而散。你浑身有些僵硬的看着他,整个人觉得不能动,有一种想要逃跑的感觉。
索性,他看着你,什么也没有说。转身就走了。你松了一口气,心里面不知道怎么的却觉得可惜。说是怎么个可惜,你又说不出来。
“喂,你看着我们院长干什么。”旁边的德拉科捅了捅你,你低下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看着他们利索的切无花果,又准备帮你弄剩下的步骤的时候,你抬手拿过材料。
“我先做一会吧。还有,少爷小姐们,别找人家麻烦了。我跟人家和解了。”你含笑的说了一句。就听见德拉科来了一句,“说不定那家伙在暗地里使坏呢。”
他这一句话,得到了潘西和达芙妮的一致认可。
“嘿,你可别太天真,那可是只狮子!哦,格兰芬多。”她这么说了一句。最后的一声格兰芬多的腔调让你忍不住发笑。
“是的。”达芙妮正在进行熬制,对着潘西的观点很同意。许是这么多年对于学院偏见过于深重,或者说,是因为高年级与父母有的时候的教育灌输,让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一直是水火不容。
你知道,西奥多现在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实际上心里面不知道有多同意。当你思考着怎么去跟他们解释一下的时候。
斯内普教授的各种加分让你觉得……
我大概是看到了假的斯内普教授……
什么……
“你们斯莱特林居然还不如那边的赫奇帕奇?赫奇帕奇加三分。”
“啧,还算不错。赫奇帕奇加一分。”
类似于这样的话,让你觉得脑袋空空。
“院长今天怎么了?”潘西皱着眉头。倒不是她在意这一分两分,因为赫奇帕奇加分之后斯莱特林也加分了。
最神奇的事情是,为什么今天没有扣分?
当你觉得脚下轻飘飘的到了斯内普教授面前的时候,
“完美的缩身药剂。赫奇帕奇和斯莱特林加五分。”
当你出门的时候,已经忘记要去和他们说事情了,你只记得,赫奇帕奇零零总总加了将近十五分。
“暖,清醒一下!”汉娜直接伸手掐了一下你的脸,你的脸上留下来红红的指印。你带着几分委屈的看了一眼汉娜。
“抱歉抱歉,我不知道你皮肤这么嫩。”
是啊,怎么可能不嫩。你母亲有事没事就带你去敷中草药面膜,要是不嫩才有鬼了。
“今天下午最后一节课了!是魔咒。”
你们说说笑笑的来到教授,已经占好座位的厄尼和贾斯廷看着你们。你和汉娜落座,今天练习的咒语是荧光闪烁。
当你的魔杖迸发出光的时候,弗立维教授毫不犹豫的给你加了二十分。等到下课的时候,你仔细的清算了一下。
斯普劳特教授为赫奇帕奇加了十五分。
斯内普教授为赫奇帕奇加了十五分。
弗立维教授更是豪爽,直接为赫奇帕奇加了三十分。
“今天……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了不起的大事情。”
你数着加了六十分的今天。有一种今年的学院杯就是赫奇帕奇的感觉!!!!
“啧,今天真是奇奇怪怪。”
这是你在入睡的时候嘟囔的一句话。














啊啊啊,破表了!六千字!
没有想到这么快粉丝过一百了!!!
【高声尖叫】
我要快快码字qwq
过几天准备弄置顶!
晚安各位!
今天也依旧是团宠的安暖

以同性恋为主的世界

你是一位彻头彻尾的异性恋。
并以此为荣。
对于那些同性恋秉持着一种鄙夷的心态。
你总会在网络上抨击他们。
在你看来都是一群恶心至极的变态。
直到你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双亲都变成男人。
和以往一样,唯独性别是男人。
你喜欢的姑娘还是姑娘。
可是她喜欢姑娘。
你向她疯狂表白,她却甩了你一巴掌,大声怒斥你是变态。
你的父母不理解你。
舆论对你一边倒的谩骂。
曾经无数的像你以前那样的人抨击你。
你最后与男人结婚。
可你还是异性恋。

哥们,了解一下,你被孤立了。

*四院联合
*冲鸭!为我女儿报仇!
*抓住今天的时间的小尾巴
林诺特觉得不舒服。
他被一个赫奇帕奇打败了?在巫师决斗里面!
“嘿!哥们。”
落井下石的韦斯莱双子之一看着他笑着说了一句。可是他知道,在他找那个赫奇帕奇麻烦的时候,他们两个人都没了笑容。眼神很冷。
“欺负一个低年级的小姑娘可不是格兰芬多应有的行为!”
乔治带着几分笑意的来了一句,旁边的费雷德 点点头,还跟他来了一句,“要不和我们比比!”
“走开!”他懊恼的吼了一句。
“真不愧是格兰芬多的蠢狮子,恃强凌弱看起来很顺手啊。”拥有一头铂金发的马尔福家的小崽子鄙夷的看着他。他旁边有着两个姑娘,还有两个大块头。
那个拥有栗色头发的小姑娘发出尖锐的笑声,“得了吧,就是这种莽夫才会做出这种事情,果然是混血该干的事情!”
金发的姑娘看起来很是不在意,只是冷冷的来了一句,“你们要跟愚蠢的大狗同流合污么?真够愚蠢的。”
“滚开!邪恶的斯莱特林!”
他不明白这几个跟他没有任何关系的纯血的小崽子干什么过来嘲讽他。正在他烦躁的时候,阴冷的,像是绸缎划过的声音在他附近响起来。
“看来林诺特先生现在感觉不错,都可以侮辱斯莱特林了?那么……格兰芬多扣二十分。”
林诺特简直要疯了,他看着斯内普教授因为疾步而翻滚的长袍,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我想,现在是上课时间,林诺特先生。 ”作为赫奇帕奇的院长,斯普劳特毫不犹豫的给这位林诺特先生扣了五分,也不知道今天那群斯莱特林是怎么回事,跟有人授意一样的一直在挤兑他。好不容易回到寝室,刚刚坐下。就看见了救世主,刚刚要和人家打个招呼,却看见韦斯莱家的小儿子毫不犹豫的拽走他。
“哈利,别理他,这个家伙欺负暖!暖哭的好惨!”
那双翠绿的眼睛看着他的时候,带着几分厌恶。坐在暖炉旁边的万事通小姐也合起来书,带着几分不悦的说到。
“我一直以为格兰芬多是最好的学校,看来是我想太多了。在这种地方不利于思考。”说完给他犯了一个白眼就走了!
他气的说不出来话,这个时候刚刚训练结束的伍德看到了他,他想过去跟这位平常关系还不错的同学说话, 哪知道人家一看见他就皱起眉头。
“林诺特,你真的很过分。大庭广众之下欺负一个小姑娘,你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
他简直不知道要说什么,天知道那个赫奇帕奇关系有多好,赫奇帕奇帮她也就算了。格兰芬多帮她也就算了。但是斯莱特林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第几次看到神出鬼没的那个叫西奥多的斯莱特林给他捣乱,他心里面烦躁的不行。再加上那个马尔福家的小崽子和那两个尖声的姑娘,吵的他烦恼不止。
本来他以为黑魔法防御课的时候跟拉文克劳能够轻松一下,哪知道听说要练习的时候, 布鲁森要求跟他练习,谁不知道布鲁森那家伙最出色的就是黑魔法防御!
他被打的节节败退,看到那个好脾气的纳沙特过来替换的时候,他着实松了一口气。哪知道纳沙特比布鲁森更狠!那是往死里打啊!
当他好不容易得了空闲去走廊的时候,还被人泼了一身的南瓜汁!泼他的是一个金发的男孩还有一个黑色卷发的男孩! 都是赫奇帕奇的!
他刚刚想要去计较一下,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塞德里克沉着脸问了一句,他是不是又要欺负学弟了。
“该死!这一天是怎么回事!”
“哦,林诺特先生你挡着我了。还有,你在走廊衣衫不整,费尔奇让你去找他紧闭。是斯内普教授吩咐的。”
一向好脾气的弗立维教授这么嘱咐了一句。说完就走了,他刚刚想要说什么,却又听见了那恶梦一样的声音。
“林诺特先生你挡路了。衣衫不整,扣格兰芬多十五分。”
他刚刚想要辩解,却看到了跟麦格教授一起的斯内普教授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他不是没有在费尔奇那边关过紧闭,但是没有想到这回费尔奇这么狠,那么多的奖杯还要挑三拣四!
“哦,洛丽丝,再等等,一会那个赫奇帕奇的小姑娘就要给你送来特制的月饼了。鱼肉的。”
他咬咬牙,似乎知道了自己这么凄惨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