渴望被喜爱的十一

欢欣剂【13】

尼贝尔一直知道自己妹妹聪颖。

很多人说那是小聪明,可是在尼贝尔的心里面,那就是聪颖。他与自家妹妹差了八岁, 十一岁他刚上霍格沃茨,塞西莉亚就很黏着他。他永远记得,还是年幼的他拉着他的袍子,带着几分胆怯的询问他可以不可以和他一起去霍格沃茨的样子。

尼贝尔爱极了塞西莉亚,这可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妹。

或许是因为相差的岁数大,塞西莉亚反而不怎么黏父母,更黏自己的这位哥哥。

尼贝尔看着小时候的那小小的一团,长成现在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他记得,在塞西莉亚准备去霍格沃茨的前一夜,他为塞西莉亚梳头,询问自己这位小妹妹去哪个学院。

“我不知道,但是我不想去格兰芬多。我也不是很想去斯莱特林。哥,我去赫奇帕奇怎么样?”

那一汪湖蓝色的春水映入他的眼帘。

“好。”

去赫奇帕奇没什么不好的。他的妹妹本就不适合斯莱特林的相处方式,也不怎么适合格兰芬多的过于热烈。

他的动作缓缓停下来,看着镜子里面自己妹妹柔和的脸庞,轻笑一声,为她把长发扎起来。

当一年级,塞西莉亚第一次回家的时候,他听到西弗勒斯·斯内普这个名字的时候,就预感到了不好。即使塞西莉亚和卢平相处那么久,也没有出现一说起那个人,就会脸红害羞,偏偏,那个斯内普让塞西莉亚出现了这个状态。

看着自己妹妹有一下没一下的捋自己的头发,他知道这是她雀跃的时候的表现。他查过斯内普,那个斯莱特林。

他只能说两个人是极端。是的,极端。

塞西莉亚是蜜糖里面泡大的,她的童年是鲜花,乐园,拥抱,还有夏日里最炽热的那一缕阳光。

斯内普是在淤泥里面生长的,他的童年是平稳,巨变,谩骂,殴打,还有那布满灰尘和蜘蛛网里最漆黑的角落。

如果他们相遇的时间恰当,或许他很乐意成全自己妹妹那小小的执念。但是,不行……

他看着自己妹妹每当提起斯内普时,湖蓝色的眼睛宛若灼日下那透彻的河流,亮的让人心动。

“还是我太胆小了,不敢和他说话。”

他总是听见她这么说。

“哥哥!能不能把那个魔药交给我!我想送给斯内普!”

他看着她打包了一件件礼物,情人节,圣诞节,生日。各种礼物。但是一份都没有送出去,那是她的胆怯。

等到他用双面镜和自己的妹妹通话的时候,他对上了那双盈满了欣喜的眸子。

“哥哥!我和斯内普成为朋友了。”

他忽然什么也说不出来了,他还是舍不得。舍不得让那双布满了星光的眼睛泯灭。舍不得让她伤心。

“哥,关闭庄园吧。”

他听到自己妹妹这么说。

“我不觉得跟伏地魔有什么好处。避避风头吧,去法国看看怎么样?只要不是英国,哪都可以。”

他看着塞西莉亚,轻声问了一句。

“你呢?”

他看着自己妹妹带着几分勉强的笑容,他听到自己妹妹对他说了一句。

“我想在这进行学习,再……等等斯内普……”

“我喜欢他,你知道的哥哥。”

“我只是,想要让我三年多的暗恋有个结果。”

“你放心啦。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他本来就不是很放心,直到看到了斯内普和小天狼星他们对峙,说实话,激将法在他看来都已经过时了。

“鼻涕精!你知道塞西莉亚和卢平去哪里了么?”

他看到小天狼星带着几分鄙夷的眼神看着斯内普,斯内普不语,他本来想转头就走,谁知道小天狼星那个小兔崽子给斯内普来了一句。

“他们两个去约会了!”

尼贝尔当时想把小天狼星这个熊孩子的头拧下来当球踢的冲动都有了!自家妹妹怎么可能让别人这么污蔑!在他打算出去的时候,他听到了波特的声音。

“不信可以跟我们去看看。”

说实在话,从打人柳那边到达尖叫屋棚的时候,他还有点不真实的感受,但是这些感受在看到自己妹妹的阿尼格马斯的时候彻底消失了。

她怎么敢!

不问过父亲和母亲,甚至不问过哥哥和嫂子就自学阿尼格马斯?

感受到手里面的小熊猫由动物转变成人,他冷冷的笑了。他看了一眼明显很担心自家妹妹的斯内普,或许……两个人真的有可能在一起?


























快要完结了呀!

完结的时候预计一大波刀片等着你们哟~


有家人的地方才称之为家

有家人的地方才称之为家

*亲情爱情混杂

*突然想家的我









小杰

或许是因为本身是女孩子的原因,你总要比小杰要感性一点。

你躺在宾馆的床上,用厚实的被子将自己裹起来,你很冷,到冬天就有的毛病。

每当这个时候,你总会格外想家。

想喝婆婆做的味增汤。

想裹着米特阿姨特意晒过的,充满阳光味道的被子。

还有小杰。

他的体温一直是偏高的,冬天的时候,他总会跟你一起钻在被子里面,把你冰凉的脚放他身上,用那双手捂着你的手。你们在一个被子里面滚在一起,能闻到木屋里独属于树木的清新味道,壁炉里面能听到木柴燃烧噼里啪啦的声音,格外温暖。

你想家了。

你用头蹭了蹭枕头,上面有消毒水的味道,这让你皱眉。即使你用一次性的床单床套全部笼盖住这些东西,也阻挡不了这种味道。

不舒服。

浑身在叫嚣着。

想家。

是能让你唯一活跃起来的思考。

“姐姐?”

有人轻手轻脚的钻进你的被窝,冷风吹进来你打了个寒颤,随后那个洞口被人捂住,暖洋洋的像是小锅炉一样的人贴在你身上,你在他身上闻到了阳光,草木,风霜还有泥土,不过你也不管了,蹭到他怀里,用自己冰凉的手摸上他的手,他下意识的把你的脚放在他肚子上。

“姐,我还没洗澡。”

你听到他这么说,微微睁开眼,看着他,亲昵的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

“小杰,我想回鲸鱼岛了。”

他有力的臂膀把你圈住,你的头顶放置着他的下巴,你感受到他说话时下颌的动作。

“明天就回去吧。”


























奇犽

家里六个孩子,似乎只有你一个人格外恋家。

最不恋家的,要数奇犽。

你感受他冰冰凉凉的手,他嘴里嚼着汽水味的口香糖,吹起个小小的泡泡,随后泡泡破掉,发起轻响。你转头看向那个被自己拖拽的他,那双漂亮的桃花眼,漂亮的蓝色瞳孔似乎是流动的冰凉的液体,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

“奇犽。”

你停下脚步,雪落在地上,伴随着你的靴子踩在厚积的雪地上,发出吱吱的响声,听起来带着几分悦耳。

他看着你,冰凉的液体似乎变得温暖,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们回家。”

那只本来算得上被你拽着的手,轻轻动了一下,微凉的指尖划过你温热的皮肤,你的手被一片冰凉给握住了。

“回去。”




























酷拉皮卡

你轻轻合上相册,泛着粉色拥有健康白月牙的指尖漫不经心的划过相册的褐色封皮,你将身子伏在桌子上,你想家了。

不应该说你想家,应该说你想酷拉皮卡了。

因为酷拉皮卡外出做任务已经半个月了。

如果族人还没有灭族,这个日子里,家家户户已经做好了点心,家家户户聚集在族长家,在族长那个最大的客厅里面载歌载舞。

你或许还能闻闻由最好的酿酒师傅酿出来的果酒。甘甜的荔枝的香气配合着清酒的那种淡淡的凌冽的味道,冬日里放进寒雪里冰着,倒出来总有一种白雪满撒的感觉。

里面那晶莹的荔枝果肉,你曾经偷偷尝过,那带着酒香的味道。虽然最后被爸妈和酷拉皮卡说教了一顿,可你也是欢喜的。

你已经许久没有尝过那个味道了,一旦想起来就馋虫勾起,总想喝点酒,即使你不喜欢酒的味道。你看着屋子,叹了口气,总觉得冷清。门似乎被谁敲响,你开门便见到了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回来了?”

你带着几分雀跃,酷拉皮卡却很小心的在怀里拿出了什么,那是一个酒瓶,里面有清酒还有荔枝。

“来晚了。不过……果酒我带来了。”


























雷欧力

你懒散的趴在沙发上,你有些疲倦。

屋里的暖气开的足足的,哪怕赤着脚都不觉得冷,这热度反而让你觉得热,可是再热你也不愿意动。

你似乎想起什么,咕噜一下爬起来,顺手拿起自己的画册。那个画册你已经多年未翻过了,你怕睹物思人。

“我把雷欧力照顾的很好。”

你低低的说了一声。手抚摸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不免沾染上几分铅灰,你收手,怕把画污秽了。

“我想吃栗子了。”

在热砂里面滚过,挂着糖打开外壳就能吃到软软的内里。那是你儿时的记忆,因为家门口就有卖这些的,你总爱买点,父母也知道你爱吃,尤其是把你娇惯的母亲,总会把栗子一颗颗的扒好,然后送到你嘴边。

软糯香甜,一旦吃上就停不下来的栗子,在出了那种事后,你就再也没有吃过。

“没人给我扒栗子了啊。”

你低低的说了一声,随后你听到了门打开的声音。你转头看到了他,黑色的大衣上沾染着雪花,在温度下化成一滩水,他对你憨憨一笑提起自己手里面的袋子。

“我刚刚给你在楼下买的栗子。我一会给你扒。”



























伊尔迷

你刚刚做新指甲。

南瓜色打底,金色的花纹在上,看起来那么温柔,金色的光泽随着你的动作转变方向,你闻到了指甲油的气味。

你依靠在墙壁上,有些无聊,你有点想回家,这里实在是有点冷,你比较想念母亲亲手做的小甜品。

“什么时候回来啊。”

你带着几分不耐烦的念叨了一句,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宛若撒娇的低声。

你被人抱在怀里,你问到了女人的香水味道混杂着血气,里面还有股子刺鼻而又觉得熟悉的气味,对,指甲油,你刚刚做的。

你转头看着他,脸上化得清纯的女孩子的妆容已经被他卸掉,露出原本就精致的面容,你下意识的摸了摸他的嘴,却被他执手轻轻亲了一下指尖。

“很适合你。”

你听到他这么说,你的眼角被他亲了一口,带着爱意的缠绵的味道。

“回家了。”



























西索

你想你家混蛋弟弟了。

你看着被你装饰的格外漂亮的大厅,百无聊赖的戳着桌子上的烤鸭,最后摔掉叉子去厨房烤南瓜派了。

“什么嘛……昨天晚上暗示他要回来,也没有回来。不知道我很想他么。”

你嘟囔着,手里速读不减,南瓜被你做成泥糊装,你还悄悄的往嘴里面塞了一口。说实在话,你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这么想他。

对于你来说,如果自己寂寞了,身边陪着你的,也只有他,这是你们两人的默契。他游戏人间,不沾染半分女色,你手段圆滑,不碰任何花草。

你的动作停下来了,你不想做南瓜派了,你从早上八点等到现在,瞧瞧,已经晚上七点了。你随意的扔下厨房里面的烂摊子,拖着自己疲惫的身躯进了浴室,热腾腾的水雾笼罩在整个浴室,你舒服的趴在浴缸里面,几近昏睡。

你听到了浴室门被人打开,你听到了自己熟悉的步伐。

他回来了?

这么一个认知让你抬开了沉重的眼睑,你看到了熟悉的人,他用你最最喜欢的声音告诉你。

“我回来了。”












住校的十一想家了。

最近一回家就和朋友出去疯玩……

但是忽然不想出去疯玩了。

想在家里,陪姥姥说话,跟姥爷斗嘴。

陪老妈照顾弟弟,偶尔给老爸下厨。

友情是很重要,也不要忘了亲人啊!

多陪陪他们吧。

来自想回家陪家人的十一

欢欣剂【12】

你带着几分惊喜的看着他,他的耳垂染上了半分红晕,这让你心软软的。你想要说什么,却看见波特直接去捅绑住莱姆斯的锁链,你直接一脚踹上去,他被你踹了个踉跄。

“塞西莉亚!你干什么!”

随着波特气急败坏的叫嚣,伴随而来的是狼人粗重的喘气,你下意识的把波特拉到后面,瞪着不请自来的三个人。

“你们给我消停点!这是个狼人!”

狼人的爪子摩擦在地上的声音分外明显,彼得瑟缩了一下,你摸了摸自己口袋里面的魔杖,即使知道狼人有一定的防御能力,可是你还是觉得有魔杖比较安全。

在你盯着狼人的时候,你被人拉到他的后背。斯内普以一种保护者的姿态站立在你的身前,他的背的确不算宽大,但是完整的把你罩住,你闻到了他常年浸在魔药里面的味道,你不自觉的用手牵住了他的袍子。

狼人不安的开始扭动,波特下意识的甩了个魔咒,却把狼人激怒,你下意识的用了阿尼马格斯。

西里斯看着你的阿尼玛格斯,外形像猫,但是比猫大的多,全身都是红褐色的猫,圆脸但是唇部那边较短,脸颊有白色斑纹,看着格外可爱,再配上那可爱的尖立的耳朵,让人有一种想要把你抱紧怀里的冲动。

你直立向前,从斯内普身后绕出来,虽然你的四肢有些粗短,但是行动很方便,上面附着着黑褐色的毛。长又粗的蓬松的尾巴在轻轻摇摆,红暗相间的环纹显得更为好看,尾尖的深褐色似乎是在画停笔是留下的最深的墨迹。

你嘴里发出低吼,狼人似有所忌惮,贴在柱子上,你慢吞吞的走到斯内普身边,他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把你抱起来,你舒服的窝在他怀里面,幸福的眯眯眼睛,正当你享受这一刻的时候,你听到了令你汗毛竖立的声音。

“小公主?你每当月圆的时候都在这?”

你下意识的看向来人,你的哥哥。

尼贝尔穿着西装,的确,那西装穿在你哥哥身上格外帅气,毕竟,你哥哥可是所谓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你被斯内普放在地上,你轻巧的跑到你哥哥身边,哪知道直接被你哥拎起来,带着几分呵斥的对你说:

“变回来。”

你心虚的看着你哥哥,带着几分辩驳的喊了几声,他似乎听懂了你说什么,“你变回来就行,我还是能拎住你的。”

你慢慢变回去,被哥哥提着领子让你觉得不好意思,尤其是在心爱的人面前,这更让你难堪。






















最近在思考塞西莉亚的人设图……

我这双手也就只能画个速写了mmp

把闺女画丑的一匹


欢欣剂【11】

满月很好看,可是你在七岁的时候就不喜欢漫月了。为什么?

你看着身边被铁链绑住,不自觉发出呜咽声的竹马,你们七岁相识直到现在,你已经不知道第几次看到他这样了。

“莱姆斯,放松。”

你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对你露出了笑容。

“没事的。”

你坐在尖叫屋棚唯一的凳子上,随手拿起一本魔药书开始慢慢看起来。你已经习惯了如此陪伴他,在他还是狼人的时候。

你听到了他喉咙里面发出独属于狼的嘶吼声,你看了看已经变成狼人的莱姆斯,带着几分警告的来了一句,“闭嘴。”

它很听话的闭嘴了,似乎是因为从小到大你给他留下来的……威严。你安静的看着书,想着一会回去怎么去见斯内普,却听到了诡异的声音。你下意识的抽出魔杖,对着声音的发源地,却看到了……斯内普?

“西弗?”

你发出了疑惑的声音,刚刚想要靠近他,却直接被他一把拉到他身后,这个时候波特和布莱克钻出来,后面还跟着彼得?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你带着几分诧异的看着那几个人,他们显然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在这,尤其是看到那只被绑住的狼人,布莱克不由自主的吹了个口哨,对你来了一句酷。

“西弗,怎么回事?”

斯内普的手紧紧的握着你的手腕,他不说话,你更是心急,他刚刚想要开口,你就听见波特带着几分不屑的话:

“不过是证明,他是不是胆小鬼而已,嘿,塞西莉亚,那个狼人我可以碰碰么?”

你脱口而出的一句不行,让波特楞了一下,他看着你,眼神迷茫,问了一句为什么,斯内普这个时候看着你:

“这只狼这么重要?重要到你可以在这边舍弃生命等他?”

“我想陪陪他,毕竟从小和我长大啊。”

你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住他,你也没有想过要瞒着他,他那双漂亮的黑色眼睛对着你,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

“我陪你。”

你听到他这么说。

我,为什么从一个赫奇帕奇,变成了格兰芬多?!!!
明明之前测试很多都是赫奇帕奇,有的是拉文克劳有的是斯莱特林,唯独没有格兰芬多啊。
【懵】
一个赫奇帕奇吹受到了致命打击。
我曾经想做一位斯莱特林。
【忘记做什么测试了,但是当时测试的是赫奇帕奇。】
当时还懵了很久,后来逐渐接受自己变成了赫奇帕奇,觉得我们赫奇帕奇也很棒啊。然后……我变成了格兰芬多???
让我捋捋……
一时有点接受无能。

欢欣剂【10】

“塞西莉亚。下一次你再这样我可不帮你了。”

你对着自己哥哥讨好的笑了笑。就在刚才,你还在大厅里面气势汹汹的对着詹姆斯想要跟他决斗,哪知道你哥哥拽着你的后领子跟拎猫似得直接把你拎出来。你的脸真的都没了,一点都没有了。

“你确定?那个阴森森,黑漆漆,整个人的头上都泛着油光,天天跟着魔药打交道的那个斯莱特林?”

或许是因为尼贝尔声音里面的嘲讽意味太重,你忍不住反驳,“你也是个斯莱特林!他其实很好的!”

“你不说我都忘了,我还是个斯莱特林,现在我要像一条真正的巨蛇守护我的宝物,只有一条并不觊觎我宝物的小毒蛇作为对手,最可笑的事情是我的宝物还要直接奔向对手手里面!有我更悲惨的守护者么?”

你看着你哥哥比你更为清冷的冰蓝色眼睛里面溢满了讽刺,你的确不能反驳你哥哥什么,因为他说的是事实,当你小声想要反驳你刚刚斯内普不是小毒蛇,而且他魔药很棒的时候,你发现你哥哥透露出了浓浓的,厌烦的情绪。

“我的小公主,我即使当初毕业的时候魔药学拿了O,我也依然对于魔药没有任何的好感。直到现在,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喜欢魔药,或许就跟我喜欢天文学但是你永远都会觉得它们好看,了解背后的故事,但是你永远都连不起来一样。并不是我想要说什么而是……我的小公主,你确定是他么?”

谁都不知道,这个骄傲而且矜持的斯莱特林在魔药学上下了多少功夫,才能以全O的成绩毕业,你看着自己哥哥那诚恳的目光,带着几分羞涩的伸手攥住了他的衣角,像你三岁那年寻求哥哥的帮助一样。

“我确定,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你并没有注意到你们两个人所在的地方很微妙,你也没有注意到躲藏在你们附近的那边树木后面一个人的衣角,你只是注意到自己哥哥温暖的大手笼罩在你头上,轻轻的揉了揉你的头。

“好吧,我的小公主。你在家里面是老大,你最重要。不过,你要自己去说服父母,当然,如果你能把那个小蝙蝠带过来最好。”

你对着你哥哥点点头,这个时候尼贝尔挺起身子,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我们换个地方谈事情吧。”

“莱姆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西里斯带着几分不满的看着莱姆斯,现在大厅已经混成一团粥了,稍稍平静的好像只有斯莱特林的长桌,可是作为级长的马尔福想到了刚刚自己那位学长看自己的眼神。

“尼贝尔,明显不悦了。”

纳西莎看着马尔福说了一句,马尔福不说话,只是用餐巾细细擦拭自己的手指,随后揉上自己的额头,“估计还在怪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

“自己最宝贝的妹妹被抢走了,可不是要气急。”

斯内普感受到紧跟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心情开始烦躁,他只不过是去图书馆查了一次资料,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看着他。

“斯内普!”

一个男生跳到他面前,他冷冷的瞥了一眼对方,赫奇帕奇的校服,金棕色的头发,配上碧绿色的眼睛。

他似乎很胆怯,这个时候一个穿着拉文克劳校服的男生搂住他,跟他打气,低声喊了一句加油。这让斯内普摸不着头脑。

“你要是对塞西莉亚不好!我就跟你进行巫师决斗!”

说完,赫奇帕奇的男生匆匆忙忙的跑了,只留下一脸茫然的斯内普。

他的脑子一定被鼻涕虫塞满了!

斯内普这么想着,抱着书急匆匆的准备下一节的魔药课,和格兰芬多的。




























要死要死要死,还有一年考试了mmp

素描真的好难!水粉也很难!速写也不简单的mmp

扎心扎心,好好画画,抽时间更新。


塞德里克个人向【安暖】

“小心。”

你被他扶住,你笑着点点头,“没事,一不小心踏空台阶而已。”

“你这样让我很不放心啊。”

你注视这这位与你相差三个年级的学长,他那么温柔。你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你闻到了青草,蜂蜜,还有雨后泥土的芬芳。他似乎笑了,温柔的抚摸你的头发。

你们两个相差的年纪其实并不大,但是他总是拿你当小孩,在刚开始入学的时候,你就知道自己这位学长有多优秀,同时,作为温柔的他有的时候也会很疲惫。

当时似乎秉持着一种想要帮助他,帮助这位温柔的学长,你才慢慢接近他的。当真正的靠近他的时候,你才发现,他远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好。他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完美的人,但是,他比大多数人要好的很多。

他也会偏心,还是那种明目张胆的偏心眼。

他作为男友会记住你的喜好,给你足够的安全感。你们两个人之间不是没有吵过架,但你总是不忍心,看着他那双明亮的眼睛一点点暗淡下去的样子,你的心就揪成一团。接着,你就会毫不犹豫的开始道歉,一直哄着他。当看到他狡诈的眼神的时候,你明白自己被骗了,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你爱极了他这个样子,这是你单独看见的样子。他也会跟你发脾气,不是那种大吼大叫,是那种奶凶奶凶的,就跟猫收起自己尖锐的爪子,用软乎乎的肉垫轻轻打你,想要你记住教训,又害怕你受伤的样子。

他会把你抱在怀里面,下巴枕着你的肩窝,一点点诉说自己的不满,自己的不安,尽管你认为不安的人应该是自己,可是你还是喜欢,他难得脆弱依靠你的样子。

你有的朋友和斯莱特林谈恋爱,也有人和格兰芬多谈恋爱,拉文克劳的也不少,但似乎都不是很长远。只有你和他,你们两个谈到了毕业,不,是他单方面毕业。

你记得和斯莱特林谈恋爱的朋友曾经懊悔的对你说,“我琢磨不懂他,他到底是真心还是虚情假意?他别扭,他做了什么对我有利的事情从来不告诉我!嘛……有的时候告诉我还是夸大其词,有的时候做了百分之一百,只告诉我百分之五十,有时候做了百分之五十,却告诉我百分之一百。”

跟格兰芬多谈恋爱的朋友则诉说,“他太鲁莽了,有的时候我跟他说什么 他都搞得好像是我要害他一样!一副天大地大我最大的样子真让我烦闷。”

拉文克劳的倒是更简单了,“我一直以为,我至少重要一点,当他不知道第几次把我扔在蜜蜂公爵或者猪头酒吧的时候我忍不住了。”

好像真正安安稳稳直到现在的只有你们两个,你从他怀里面出来,旁边路过的同学发出善意的带着几分调侃的笑声,他看着你,那双眼睛里面,都是你。

“塞德里克·迪戈里。”

你喊出了他的全名,他发出了疑问的嗯哼声。

“你愿意有一个赫奇帕奇的妻子,未来还会有掺着一半东方血统的孩子么?”

“乐意之至。”

后来,他毕业之后,也会经常来学校,生怕别人不知道你是他女朋友一样,手牵手去学校里面逛一圈,坐在赫奇帕奇的餐桌上陪你吃饭。有的时候去见院长,也要牵着你的手,面对院长善意并且带有祝福的微笑,你总是不好意思。

要不是因为霍格沃茨暂时不缺教授,他就要应聘教授了!虽然最后他应聘了草药学教授助理的位置,不过等你七年级的时候,他就准备换工作了。

对了,你们互相见了家长,在你六年级的时候已经订婚了,他早在你三年级的时候就迫不及待了,可惜那个时候你母亲并不同意,说什么也要等到六年级。

父亲很喜欢塞德里克,你还记得他当时作为草药学教授助理的时候,帮你搬着行李箱坐上火车,陪你一起下火车时候见到你父母局促不安的样子,那个时候还是你牵着他的手走到父亲母亲面前对他们说,“这是我未来的结婚对象。”

当时全家人都表示了惊讶,当考察了塞德里克之后,你母亲拍着你的肩膀对你说干得漂亮。虽然,当时你姥爷一直念叨你这样不好。

塞德里克的家人都是很和善的人,迪戈里叔叔还有迪戈里阿姨都对你表示了热切的欢迎,不过让你稍微有点吓到的是,迪戈里叔叔很迫切的向你表达了想要抱孙子的意愿。

你还记得当时塞德里克脸都涨红了,说话也结结巴巴的。当年试图靠近他的那个时候所做的决定,应该是你这辈子做过最正确的决定。















昨天晚上梦到塞德里克了,对,不知道为什么梦见他了。似乎还是在攻略他那种的状况,所以我就写了这篇,安暖和塞德里克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可以写的更细致的,但是下笔就写成这种文体了。

至于那些关于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还有斯莱特林的例子,其实还是没有深入的相处下去。毕竟,有了心爱的人会做出退步,不由自主的。
突然高产,等欢欣剂完结了再填其他两个坑,主要是欢欣剂喵。毕竟,它短。

欢欣剂【9】

尼贝尔·麦克米兰,斯莱特林毕业。

不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也算是大名鼎鼎,以极其漂亮的全O分数线考出去的家伙。他并不是刻板的人,相反,他放荡不羁,又十分绅士。

他脾气并不好,比如那群向他挑衅的格兰芬多都以不同的病因出现在医务室,比如说他在魔咒和变形术上突出的成绩,比如说他那位毕业于拉文克劳的妻子。

两个人的恋情曾经被人津津乐道,塞西莉亚和尼贝尔相差了八岁, 尼贝尔简直把自己的小妹妹当成女儿养。每逢遇见朋友的时候,总会夸耀自己的妹妹多么可爱乖巧。

“啧。”

尼贝尔看着双面镜里面自己交情很好的学弟,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嘿,你可不能因为你妹妹迁怒我。斯内普那个孩子还是很不错的。虽说阴沉了一点,但是魔药天赋上还是不错的。”

“那我倒要看看。”

斯内普看着眼前的人,冰冷的深蓝色眼睛,比塞西莉亚的湖蓝色眼睛看着更为冷冽。褐色的短发,整个人的皮肤白的吓人,却不病态,身高大概是187,他只能仰视。瘦,但并非骨瘦如柴。

“麦克米兰先生,你来这干什么。”

尼贝尔第一眼看到斯内普心里就不喜欢,他的小妹妹是个温顺性子,怎么想也要一个会哄人,会说话的,你看看他,脸黑的跟个锅底一样,你看看那头发,那鹰钩鼻,不成。

见面还没有五分钟,尼贝尔就把这个人判了死刑,他看着斯内普,只留下一句,“臭小子,我看你不顺眼。”

斯内普看着尼贝尔,那褐色的头发,让他想起来塞西莉亚。

“谁会喜欢一只脏兮兮的蝙蝠呢?”

“谁会喜欢鼻涕精啊!”

詹姆斯对着西里斯来了一句,莱姆斯喝了一口南瓜汁,看了一眼姗姗来迟抱着书籍在大厅门口听到詹姆斯这么说话的塞西莉亚,还有她的哥哥……尼贝尔。

“谁喜欢他,谁就是蠢蛋!我们会用我们的方法让她清醒!”

随着小天狼星和彼得的笑声,莱姆斯低低呻吟了一声,“完了。”伊万斯看了一眼莱姆斯,而塞西莉亚已经把手里的书塞进自己哥哥的怀里,走到詹姆斯的面前。

詹姆斯还在和其他人放声大笑,就被塞西莉亚遮挡住光的阴影笼罩在身下。

“塞西莉亚?怎么了?”

你冷淡的笑了笑,“你刚刚骂我是蠢蛋,还说让我清醒。”

詹姆斯看着你,显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忽然他想到了什么,看着你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你确定?”

“我就是喜欢西弗勒斯·斯内普!你有本事咬我啊!”

像是禁锢已久的野兽挣脱牢笼,开始守护自己的宝物并向世界挑战,那一刻你的心情变得格外的轻快。

“塞西莉亚。”

你听到自己哥哥无奈的声音,但是谁管呢,你已经三年级了,你又不是一年级的小娃娃了。

“完了。”

你听到了莱姆斯低声呻吟,你又似乎听见了其他人的惊呼声,可事实上你谁也没有注意,你注意到的是詹姆斯他们,还有西里斯那难看的脸色。

“我喜欢斯内普。有问题么?”


欢欣剂(8)

“你不喜欢草莓?”

像是丝绸一样顺滑而又低沉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你正在切无花果,手一停,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你回头就看见靠近你的斯内普,你腼腆的笑了笑,应了一声。

“我之前给你拿的是草莓味的吧?”

之前斯内普跟你一起做魔药,你把魔药交给自己父母,让他们卖出去,赚得的钱你们三七分,你三他七,他为了感谢你,给你买了蜜蜂公爵新出的草莓彩虹巧克力。

也不知道店长怎么做的,那巧克力带着彩虹的颜色,在阳光下一照就出了彩虹。可惜,你对草莓实在是喜爱不起来,所以一直没有买,那天斯内普红着耳朵把巧克力递给你的时候,你觉得自己像是沉浸在欢欣剂所做的泳池里面,脑子被欣喜所攻占,心脏跳动的厉害,你甚至有一种想要把心拿给这个斯莱特林看看的冲动。

“我不喜欢吃草莓。”

你驴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并没有让斯内普有什么反应,他只是看着你,问了一句,“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当着他面吃掉那颗草莓巧克力?

还不是因为喜欢他。

你在四岁的时候吃草莓,就嫌弃它的酸,哪怕蘸糖吃,你都是不喜的。你父亲曾经因为喂你吃草莓被你甩了一个星期的脸色,你爷爷曾经因为笑话你这个毛病你跟爷爷打了一个星期的嘴仗,还有小天狼星,你气的直接把派拍他脸上了。虽然最后你都一一道歉,可是这并不能更改你对草莓的厌恶。

能让你心甘情愿吃下草莓的人,也就只有他一个。你看着他,忽然有一种想要告诉他的冲动。

“斯内普……”

“下次告诉我。”

你的声音还未从嘴里吐露,便被你强硬的咽了下去,你看着他,黑色的巫师长袍,有点乱糟糟的头发,苍白的脸带着漫不经心,眼睛却看着那锅魔药,那双常年炼制魔药而染上微微熏黄的手正在敲击着桌子。

“我知道了。”

你想再等等,等到圣诞节的时候,你便不回家了。在槲寄生下面等着他,亲吻他,告白他。你看着斯内普,湖蓝色眼睛里面溢满了欢喜,在你眼中,万人不及他。

“大概,你所有的勇气都在这上面了吧。”

爱丽看着你,叹了一口气把你圈在怀里,她刚刚洗完澡,带着玫瑰的味道,你不说话,却点点头。实际上你从不缺乏勇气,只是在感情上你格外退却,否则不可能将一年级的爱慕一直拖到三年级。

实际上,纳西莎应该早就察觉了,当你请求她照顾一下斯内普的时候。她其实不是很赞同,并不是因为血统问题,而是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他和伊万斯的关系。可是你坚持,那她有什么办法,只能依着你。

“卢修斯,你觉得呢。”

纳西莎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卢修斯正在检查关于家业的问题,他看了一眼纳西莎,淡淡道,“就算在一起,大概也是你家小姑娘吃亏。不过不必担心,尼贝尔应该能知道轻重。”


欢欣剂【7】

与其说塞西莉亚与小天狼星是青梅竹马,不如说两个人是对头关系。

两个人同年份生,脾气温顺而富有想象力和执行能力的塞西莉亚是整个麦克米兰家的宝贝,而天天淘的没边,把布莱克家闹得鸡飞狗跳的小天狼星在家里是个讨厌鬼。塞西莉亚一岁会走路并吐露简单的语言短句,四岁的时候礼仪丝毫不差,有自己的想法,可以和父母好好沟通,就是大人嘴里面的别人家孩子。

她基本上是同龄的纯血家族孩子的噩梦,因为一但他们调皮捣蛋,自家父母就会用一种极为失望的口气讲起麦克米兰家的小姐是如何如何的。

纯血是没有贵族这么一说的,那是麻瓜才有的东西,但是他们的家族底蕴足以支撑他们被人尊敬的喊上一声少爷,小姐。

“你不能要求我像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这是小天狼星厌烦的向自己母亲打断说的话,他却得到了自己一向矜持高傲的母亲一个复杂的眼神。

当他来到麦克米兰家族举办的塞西莉亚七岁生日宴会的时候,他才真正见到了这位别人家孩子。

曾经麦克米兰家族带着她拜访过布莱克家族,不过那时候他都疯跑出去了,也只有雷古勒斯才见过她多面,还有自己的堂姐,纳西莎和她关系不错,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便是相看两厌,塞西莉亚看到小天狼星就拉着脸,看起来很是生气,连小天狼星拿草莓派逗弄她,她都不做理会,逼急了直接拿盘子拍他脸上。脾气暴躁的一直让小天狼星觉得自己是不是得罪了这个姑娘。

当时被揍的小天狼星当然不乐意,差点和塞西莉亚打起来,但是毕竟影响不好,就用魁地奇来一较高下,但是作为姑娘的塞西莉亚出乎意料的赢了向来顽皮的小天狼星,这让小天狼星很是惊异,真正让小天狼星对塞西莉亚有好感的时候是在宴会举行一半,一个纯血家娇惯的女儿无缘无故惩罚麦克米兰家的小精灵。

“让让,这位小姐。”

那时候的塞西莉亚稚气未脱,身上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向父母表示要自己解决,麦克米兰的两位掌权人也放心大胆的交给她。

“不过是一件裙子,我可以赔你十件,但是你在我们这边耍威风就不对了吧?”她还是很和善的样子,但是那只小精灵早已不在。

那姑娘有气没出发,也不能真的对塞西莉亚怎么样,愤慨而去,塞西莉亚则笑着迎合大家,让大家该如何就如何,气氛很快就恢复了,就像那个事情根本没有发生一样。

只是让小天狼星郁闷的事情是,两个人认识了六七年了,塞西莉亚对他还是爱答不理的样子,但是说真不好,还真没什么不好的,圣诞节礼物会送,生日礼物,有时候做什么好吃的,他也有一份,礼物也都是合心意的,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塞西莉亚就是不给他好脸。

“酷哎,你说……这是不是所谓的相爱相杀?”彼得在那边问了一句,莱姆斯摇摇头,他知道塞西莉亚,心软,脾气好,喜欢就是对一个人拼尽全力的好,不喜欢就是爱答不理。

你瞧瞧斯内普,不是被她捧在心尖上每天绞尽脑汁的想着怎么和斯内普搭上话。

“塞西莉亚喜欢西里斯?还相爱相杀?算了吧,我的赫奇帕奇小姑娘是看不上他的。”

正在看书的纳西莎听到别人这么问笑了一声,带着几分矜持的味道,正拿着书准备回寝室的斯内普停住了脚步,他坐在了比较隐蔽的地方,一个可以听清楚纳西莎说什么,但不会让人注意的地方。

“塞西莉亚从小就懂事,倒是西里斯天天讨人嫌。西里斯在家喜欢逗雷古勒斯玩,每次不把雷古勒斯逗哭不算完。偏偏塞西莉亚五岁时第一次拜访的时候西里斯不在,当时才三岁的雷古勒斯可喜欢塞西莉亚了,三岁的孩子都会说话了,塞西莉亚亲近他,自然知道西里斯做了什么,第一印象便不好了。”

她说完,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水,那边的马尔福挑眉问了一句,“那塞西莉亚揍他算怎么回事。”

一听这话,纳西莎倒是笑出来了, “当时宴会里面西里斯把她最爱的一块巧克力慕斯蛋糕吃完了,本来她气一会就没事了,哪知道西里斯拿草莓派逗她,她最不爱吃的就是草莓了,可不得炸。又听西里斯吹嘘自己的魁地奇多棒多棒,她自小就喜欢那些男孩子的东西,怎么忍得住,又看过西里斯跟雷古勒斯打闹,一生气就揍了。”

“啧啧啧,这麦克米兰家的小姑娘不好娶啊。”一个斯莱特林带着几分调侃的来了一句,纳西莎看了一眼那个高个的斯莱特林,平常和她算是关系不错,心情愉悦的道,“是不好娶,反正,你是别想了。”

“那这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一个斯莱特林小学妹问了一句,纳西莎看了一眼她,认出那是曾经要和布莱克家族联姻的小姑娘。

“没什么关系,要是给个确切,也不过是朋友。”

是啊,平常掐架掐的厉害,一到关键时候就会互相帮助的朋友。

斯内普注视着自己手里面书籍夹杂的那一片由满天星花瓣组成的图案书签,上面还标注了C。那是塞西莉亚送给他的,在一次熬制魔药的时候她送给他的。

白色与湖蓝色交杂在一起,看起来那么柔和,就像是塞西莉亚那个人。温柔,平静,包容。